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自媒体寻租套利 将加速P2P溃败
自媒体寻租套利 将加速P2P溃败
http://www.cubn.com.cn/ 观点  2016年6月30日

  刘慈欣在《三体》中提出一个黑暗森林法则: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
  
  眼下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这样的一种形态。所有的从业者都很焦虑,即使那些背景很强大的平台都很焦虑。比如“快鹿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媒体以前喜欢将平台按“爹”来划分,用血统论来看待平台的信用。国资系、上市公司系都是平台的背书。今年已经发生多起有着国资背景和上市公司背景的平台被查的事件。快鹿事件让上市公司陷入泥潭,红岭创投买了三元达也没有给它带来什么好处。陆金所背靠平安集团如此强大的背景,也被迫推迟了上市的节奏。广州本土P2P平台PPmoney借壳天锐科技登陆新三板市场并更名万惠金科,但却遭到了严厉的质疑和挑战。而互联网金融中被认为问题最小的移动支付领域,也遭到了严厉的控制。上市公司西藏旅游收购拉卡拉宣告中止。
  
  这一切的原因当然是e租宝、中晋系之后,全社会对P2P以及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反感(坦率地说,e租宝和中晋系都是线下理财,不是P2P),随后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实施了监管高压。的确,互联网金融乱象丛生,的确需要整顿,但也要注意一种倾向,就是全社会对互联网金融的义愤导致“黑暗森林法则”,即很多利益主体看到了互金正在沦为有罪群体、弱势群体,在监管的大旗下,对这些平台进行“攻击”,以获取监管风暴下的不正当利益。用经济学的话说,这叫“监管下的敲诈套利”。
  
  简单梳理,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第一类:自媒体时代的“揭黑”
  
  说起“揭黑”,记忆中它通常与正义、公平相关。比如著名揭黑记者王克勤对山西疫苗乱象的调查、对出租车业垄断黑幕的调查、对证券黑市的调查等等。颠覆我们对“揭黑”认知的是某世纪传媒特大新闻敲诈案,它主要是针对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它告诉我们两个事实:第一,原来“揭黑”是可以变现的。第二,企业的品牌传播,你是什么样子不重要,关键是你被描述成什么样子。
  
  经历过必要的整顿之后,传统媒体的敲诈勒索已经很鲜见。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尤其是微博、微信、论坛、股吧日渐深入人们的生活,敲诈勒索开始呈现向自媒体转向的趋势。最近广州的P2P平台PPmoney想必最近日子不好过。PPmoney一向高调,与传统媒体的关系维护也算好,被贯之A级P2P网贷平台、新三板P2P第一股、有钱任性的平台等光环,然最近被爆存在虚假披露、关联融资、拆标与错配等等,爆料者提供的数据充分、材料详尽、逻辑分析有理有据,让各路看官对PPmoney以及它的实际控制人陈宝国的前世今生摸了个透。值得一提的是,这篇爆料文章不是刊登在纸质上,而是微信公众号,之后又在朋友圈、微博、贴吧大量转载。
  
  不过这已经不是PPmoney首次面对此类事件了。知名P2P门户网站网贷之家、红图风控之前都有各类真假投资人对它的各种曝光。但总体来看,这些曝光还停留在“吐槽”阶段,未涉及它的违规性操作。这次PPmoney能否顺利过关尚不能预料,但无疑PPmoney的安全性、合规性、品牌因此大打折扣。而对于行业来讲,则是人人自危。谁也不知道一觉醒来,所有的运营数据是否也被公之于众。
  
  自媒体或者一些行业自媒体能够嗅到监管风暴的味道,他们理解到互金行业今年是弱势群体行业,是被整治的对象。而他们的盈利之道大多来自和互金企业的合作,例如广告费、活动经费、赞助经费。自媒体的另外一个特点是语言粗暴、耸人听闻、夸大事实、意在震慑行业,引发转载,让文章成为“爆款”,同时希望其他企业能够看到这种威胁力,加强和该自媒体的合作。
  
  第二类:内部员工离职前的爆料
  
  很难说,此次PPmoney爆料事件是否为内部员工所为。按常理推论,如果不是内部员工,很难拿到这么详尽的材料。事实上,遭遇内部员工爆料几乎成为每家P2P都难以逃过的梦魇,区别可能在于爆料的深度、爆料的真实程度、爆料的动机。
  
  大体来看,员工爆料可以分成几类:一类是敲诈勒索。这类人对公司的运营往往一知半解,或无中生有,或将小问题无限放大,对平台进行恶意攻击,制造噱头,威胁公司拿出一笔费用摆平。一类是纯粹的报复心理。这类人常常源于劳资纠纷,或是离职的、或是被欠薪的、被开除的。之前红岭创投、宜信等P2P平台都出现过此类现象。这些员工通常很熟悉平台的运作机制,有的甚至深度参与过平台的运营,因此掌握了平台大量数据。他们对这些数据进行篡改、伪造、加工制作、移花接木,以达到诋毁平台的目的。
  
  P2P涉及的金融关系非常复杂,资金资产匹配、标的、期限、债券转让等等,整个链条涉及很多方面,这也导致系统内的各个环节,包括投资人、合作机构、内部员工都有可能通过各种方式抓住“把柄”进行威胁要挟。
  
  第三类:“黑公关公司”的“敲诈”
  
  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黑客、“黑公关”敲诈勒索已经形成一条让人恨之入骨又无可奈何的产业链。去年,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公安局破获了一起以“网络公关QQ群”为载体的敲诈勒索案,该犯罪团伙通过勾结网络管理员或者找黑客攻击网站后台删帖,从而获取巨额暴利。据警方查明,该犯罪团伙涉及全国22个省市,近2000人涉案,涉案金额超过5000万元。
  
  P2P由于高度依赖系统开发技术和品牌宣传,自然成为黑客、“黑公关”的重点敲诈、勒索对象。2015年10月12日,广州P2P平台壹宝贷遭受第一次黑客攻击,随后客服收到敲诈请求,数目不多,为1000元。在满足了黑客敲诈勒索的请求后,紧接着第二天,黑客又故伎重演。同样也在13日,深圳的天天财富和达人贷也被同一伙人进行攻击。根据不完全统计,该次被袭击的P2P平台超过180家,受灾地区包括广州、深圳、杭州,甚至连某些防护能力一流的平台也未能幸免于难。
  
  与这些技术型的黑客相比,“黑公关”主要是通过网络媒体以及水军制造谣言,发布负面消息。实际上他们最主要的业务就来自于此。
  
  他们惯有的手法是,冒充员工、投资人肆无忌惮地在各大新闻媒体和社交平台发布黑帖,然后联系平台进行敲诈勒索,如果对方不同意则继续大量发贴。对于P2P平台来说,负面消息的最大伤害不在于暴露问题,而在于引起投资者的质疑,资金外撤形成大量的挤兑潮,从而压垮平台。所以,一些公关能力较弱的平台为了息事宁人,被迫出价与“黑公关”进行妥协,例如让“黑公关”成为他们的公关公司,支付大笔大笔的银子,公关价格远远高于市场一般水平。
  
  令人担忧的是,“黑公关”的信息攻击层次也在日益提升。比如,一些攻击者利用搜索引擎:我不发你很多负面消息,只需要在百度上搜索你的品牌或者关键词,前几页都是负面信息即可。这被称为SEO负面信息。它的破坏能力无疑对P2P平台的公关能力和技术处理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和要求。
  
  这三类监管风暴下的套利行为,本质上都是利用政策气候的短期行为,所谓“墙倒众人推、顺便劫点啥”。互金行业是一个很复杂的行业,就拿p2p而言,它先是由互联网、fintech引发的一个东东,然后在中国落地生根,然后经历了变化-变形-变异的过程,的确有很多东西走形了。比如门槛太低阿猫阿狗都来做p2p、缺乏牌照管理、处于监管空白地带或者说监管压根一开始就没有管、在“互联网+”的号召下全社会都对P2P趋之若鹜,但随后又遭到一闷棍:政策完全变向了。
  
  互金行业或者说互金行业里面的P2P行业,它其实是中国大的金融生态变化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国金融生态是粗放的、不垂直的、分工不细致的,仅仅只有银行、证券、保险、信托……这样的行业划分,没有在纵向维度上的划分,比如围绕某一个行业的社区金融、直销电子金融、供应链金融。而且,在金融抑制和利率汇率的管制下,自由化步骤很慢,但通胀又非常强烈,导致全社会普通老百姓渴望高利率产品,来保护自己的资产不至于被通胀吃掉,从某种意义上p2p成为一个全社会的“通胀保护者”角色。p2p打通了线上资金和线下小贷、打通了线上资金和基金……这些都是非常好的连接,当然P2P也造成了贪婪、无知和跑路。
  
  所以,监管很重要,但监管是要拿出方法的。比如进行准入管理、进行严格的资产和资金匹配、进行必要的政策引导和业务引导。但恰恰是这些都没有,有的就是不断查处和打击,没有任何区分策略的打击,使得整个行业都不安,都觉得任何企业都是跑路企业。在这种风气下,其他的利益主体当然扑上去咬几口,能敲诈的敲诈,能勒索的勒索。p2p企业为了息事宁人,不是忍气吞声,被不断剪羊毛,就是把心一横,干脆破罐子破摔。最终的结果是,监管风暴下的其他利益主体的敲诈套利,反而更快地恶化了p2p的资金,增大了他们的成本,造成平台流动性的问题,造成了p2p破罐子破摔、造成了更多的跑路,当然这也进一步恶化了气氛,在更高的程度上造成了监管的高压,又强化了不同利益主体的敲诈套利,进而让那些比较好的互金企业和P2P也陷入了窘境。
  
  监管不仅仅是门技术,监管的氛围塑造是门艺术。而监管风暴下防止一窝蜂的敲诈套利,考验的是全社会的心术。(大众)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P2P遭遇“至暗时刻”
· 袁钢明:中国房地产不会崩溃
· 增长超预期7月广义乘用车同比增5.5%
· 2700点大关岌岌可危 下半年股市难演绝地反击
· 四措施攻克污染防治硬骨头
· 机械工业:稳中向好 压力犹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