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投资策略 >> 中央新政力打投融资拦路虎
中央新政力打投融资拦路虎
http://www.cubn.com.cn/ 投资策略  2016年7月29日

■中国联合商报 记者 董克伟 北京报道
  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发布了《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据了解,这是投资体制改革历史上第一份以党中央、国务院名义印发的文件,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综合性、指导性、纲领性文件。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意见》的出台,进一步宣示了党中央国务院对于推进市场化改革的决心,短期内对于重建民间资本的信心将起到一定的激励作用,长远看将有利于调动民间投资继续参与改革和发展的积极性。
  
  当前民间投融资日子不好过
  
  据了解,当前国内投融资行业都处于较为窘迫的状况之中,尤其是民间投融资,日子更是难过。今年以来,民间投资持续下滑,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一季度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较去年底回落4.3个百分点,接近“腰斩”;上半年民间投资同比增长2.8%,较前五个月继续回落1.1个百分点。融资也不容乐观,除了一直存在的企业融资难问题之外,6月社会融资规模大反弹,但也难掩过剩产能占用大量资金导致企业投资动力不足、M 1淤积在账面上的隐忧。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中国联合商报》记者,在目前国内投资增速持续回落, 尤其是6月份民间投资增速跌至“谷底”的情况下,《意见》的出台,对于充分激发各方面扩大合理有效投资的活力与动力,发挥好投资对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关键作用,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据悉,《意见》早在今年3月份召开的中央深改小组会议上就已经获得审议通过,而选择在中国经济“半年报”之际发布,《意见》显然被寄予了厚望——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出现了持续回落,其中,占比超六成的民间投资更是呈“断崖式”下降。杨志勇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改变单一金融体系带来的融资困境与竞争环境不公间接导致的投资困境,才能从根本上推动投融资体制改革、鼓励投融资发展。
  杨志勇认为,中国投融资管理体制目前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主要问题在于:简政放权不协同、不到位,企业投资主体地位有待进一步确立;投资项目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较为突出,融资渠道需要进一步畅通;
   政府投资管理亟须创新,引导和带动作用有待进一步发挥;权力下放与配套制度建设不同步,事中事后监管和过程服务仍需加强;投资法制建设滞后,投资监管法治化水平亟待提高。《意见》的出台,旨在进一步优化投资环境,对于当前稳定投资、继而稳定经济具有重要意义。
  
  12年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路
  
  中国投资协会副会长刘慧勇笑言自己是中国投资领域的“老人”了。他告诉《中国联合商报》记者,此次出台《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中发[2016]18号)可谓是投资领域改革的第二季。早在12年之前的2004年,国务院曾发布了《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国发[2004]20号)。而这12年间,中国的GDP从16万亿人民币攀升到了67.7万亿,经济发展水平和综合国力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刘慧勇细数了12年来投融资体制方面的发展变化:
  2004年的决定,由国务院发布;2016年,由中共中央发布。一个字的变化,深谙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的人都能理解这其中的重大变化。
  2004年的中国经济各领域投资需求巨大,对GDP的拉动效应明显;而2016年经济已经进入了新常态,需要培养和发现新动能,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突出。
  2004年,对政府的要求是提高投资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政府的投资主导作用一目了然。而现在,为企业做好服务成了重点。
  经过几轮简政放权,《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留给政府部门核准的投资项目已经有了相当多的减少。现在,政府的投资管理被严格限定在投资项目目录、负面清单和权力清单“三个清单”中。从原来的明确政府要做什么,到现在明确政府不能做什么。
  2004年的《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强调的是要综合运用经济、法律和必要的行政手段,对全社会投资进行以间接调控方式为主的有效调控。政府要努力提高政府投资效益,引导社会投资。2016年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中,完全不再提“有形的手”,代之以对政府明确投资范围、禁设歧视性条件、规范投资管理。
  2004年,PPP模式虽然在中国已有运用,但仍然是个新概念,强调的仍然是“试行”。最近这两年,PPP模式在中国遍地开花。新的意见也将重点放在了模式推广的专业性、科学性、有效性和可持续性上。
  刘慧勇对《中国联合商报》记者坦言,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改革逐渐进入深水区,任何一项改革事业的推进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在2004年的环境中,单单推进投资一项改革就足以对经济发展产生巨大推力。而在当前,也就是旧动能乏力、新动能未生之际,更需要“加快推进铁路、石油、天然气、电力、电信、医疗、教育、城市公用事业等领域改革,规范并完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特许经营管理,鼓励社会资本参与”;需要“加快推进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等领域价格改革,完善市场决定价格机制”;需要“研究推动土地制度配套改革”;需要“加快推进金融体制改革和创新”。
  
  投融资发展须扫除“拦路虎”
  
  刘慧勇认为,投资是影响经济发展最活跃、最重要的因素,是市场经济条件下配置资源的重要手段,是经济新常态下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的重要引擎。但目前来看,融资手续复杂且成本较高,政府投资和民营资本投资界线不清晰,是当下制约民企扩大投资的两大阻碍,可谓是两大“拦路虎”。
  为此,本次《意见》出台,归纳起来,从六个方面尽力消除此两大“拦路虎”:
  一、投资核准范围最小化。坚持企业投资核准范围最小化,原则上由企业依法依规自主决策投资行为。在一定领域、区域内先行试点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探索创新以政策性条件引导、企业信用承诺、监管有效约束为核心的管理模式。
  二、推行投资项目审批首问责任制。探索建立并逐步推行投资项目审批首问责任制,投资主管部门或审批协调机构作为首家受理单位“一站式”受理、“全流程”服务,一家负责到底。
  三、“多评合一‘的中介服务新模式。探索建立多评合一、统一评审的新模式。加速推进中介服务市场化进程,打破行业、地区壁垒和部门垄断。切断中介服务机构与政府部门间的利益关联,建立公开透明的中介服务市场。
  四、编制三年滚动政府投资计划。依据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及国家宏观调控总体要求,编制三年滚动政府投资计划。在此基础上编制政府投资年度计划,合理安排政府投资。建立覆盖各地区各部门的政府投资项目库。
  五、试点金融机构依法持有企业股权。开展金融机构以适当方式依法持有企业股权的试点。
  六、建设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实行核准制的投资项目,政府部门要依托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或政务服务大厅实行并联核准。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二手车金融乱象丛生行业呼吁诚信为本
· 新车现身二手车市再问红旗路在何方?
· 库存预警指数连续6个月高于警戒线 汽车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
· 汽车产业投资新政出炉 汽车过剩产能将被淘汰
· 300亿美元大单落地 中德汽车合作驶入快车道
· 半年销量报表盘点国内车企冰火两重天
· 从500亿到2000亿美元中美贸易战再升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