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区域经济 >> 破解区域经济迷局
破解区域经济迷局
http://www.cubn.com.cn/ 区域经济  2016年12月9日

■中国联合商报 实习记者 梁梦雅 北京报道
  2016年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7%,增速与一、二季度持平,虽然未改变2010年3月以来的缓慢下降趋势,但继续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经济下行的趋势下,区域经济如何破除传统产业“等靠要”的老路子,怎样走出一条新路子?在区域经济大调整的阶段,如何发展区域经济?就此,《中国联合商报》记者专访了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叶振宇博士。
   
  结合本地特色“做文章”
  
  《中国联合商报》:中国的区域经济存在哪些问题?
  叶振宇:中国各个地方的区域经济处于新旧动能转化的阶段,不可否认,很多地方可能还是在依靠传统经济增长方式拉动经济增长,但是也有一些地方,例如,北京、上海等发达城市,虽然也依靠政策在推动,但更多的是依靠创新和市场力量在推动经济增长。另外,要有区别的看待这个问题,不同地区情况不太一样,中西部地区或是东北等相对落后一点的地方,目前来说,还是主要依靠投资,政策驱动等,创新还没有转化为新的经济增长力。
  《中国联合商报》:各个地方如何破除经济下行的逆行期,走出经济困境?
  叶振宇:第一,从宏观经济来说,像北京、上海属于经济的“领跑者”,武汉等属于“跟跑者”,在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经济增长的很大一部分是受宏观经济形式的影响,但是从目前来说,整个国家,乃至全球经济增长并不乐观。第二,传统经济的增长的动力是不可持续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动力也处于一个减弱的态势,国家也在努力推动科技创新,但是创新带来的新的产业并没有给经济带来新的增长点,且很难取代高污染的工业产业等,所以在转换期,肯定是比较痛苦的,因为新产业还没有培育起来,老的产业经济增长又放缓,市场环境还不好,所以整个增速是一个明显下降的态势。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可抵挡的客观趋势。
  《中国联合商报》:针对这种现状,地方政府应该怎么办?
  叶振宇:各个地方政府都很着急,以前是靠招商引资,现在也在慢慢减弱。实际上,各个地方也在结合自己本身的特色“做文章”,举个简单例子,贵州在做大数据;郑州在做航空物流枢纽,通过物流枢纽带动出口;重庆也是通过中欧班列的开通,来缩短了时间成本,提高营运能力。现在,处于科技变革之中,各地都在各显神通,寻找一些弯道超车的机会,通过创新的发展思路,突破以前依靠招商引资发展经济的老路子。
  《中国联合商报》:政府如何去分配投资比例?
  叶振宇:市场要发挥主导作用,政府起的只是引导作用,政府不能决定投资,但不可否认,有些地方企业正在放弃实体经济,投资房地产。但是,现在出现了一个异常现象就是,房地产开发商回收到资金以后,就不再投资建房,而是退出了,他们也看到房地产项目的风险和泡沫都很大。
  《中国联合商报》:区域经济面临着政策的同质化,政府规划的自贸区过多,会不会影响区域经济的定位?
  叶振宇:目前来说,自贸区发展都要结合自身特色,在发展的过程中去不断去做到体制、机制的创新,不全是一哄而上,做同样的事情。很多人是在表面上看,自贸区都叫自贸区,都做一样的事情,但其实都是不一样的。举例来说,上海利用资本的开放,做了很多体制和机制的创新;但像福建自贸区更多的是,对台开放;广东的自贸区,是对香港开放,这是不一样的,他针对的是不同的领域。
  
  加力合力补全短板
  
  《中国联合商报》:区域经济面临着对国家政策的竞争,各地各自相互争夺政策,资源没有得到最优的配置,中央没有统一的规划,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叶振宇:现在各地的确面临着一哄而上的申请自贸区的情况,但是最终的后果就是各地都没有什么特殊的政策,就会出现“你有,我也有”的情况。这和中国这种体制也有关系,改革开放时期,我国也有几个特区,然后向全国慢慢开放,一直在遵循这种渐进式的,摸着石头过河到大家一起过的这种过程。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特惠的政策已经比以前少很多了。
  《中国联合商报》:目前来说,区域经济发展的困境,会不会让中国经济下行的趋势雪上加霜?
  叶振宇:肯定会有影响,区域经济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在新旧动能转化的过程中,如果各地依旧不依靠创新,走原来的老路,最终中国经济会处于一个衰退的状态,不是现在的增速下降,而是可能会出现经济的停滞或是负增长,因为依靠传统产业的经济发展方式是不能长久的。第二,中国是一个比较大的国家,中西部腹地还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如果这些地区,最近几年再不加把劲的话,一旦这些产业走出去了,中西部地区很难再搭上这部经济发展的快车了。中西部地区也在承接产业转移,但是中国很多产业也在对外走出去,他面临着和东南亚这些地区的竞争。第三,中国面临着一个不可持续的问题,包括像雾霾、水污染等生态环境破坏,这是过去经济经济增长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些问题如果不加以解决的话,损失比我们得到的好处要大的多。很多问题都是区域问题,但这是传统经济增长带来的代价。第四,如果要想在2020年建设全面小康社会,那么区域经济不平衡的状况就要得到全面的解决。所以国家和地方政府就要补短板,建立基础设施和公共设备。只有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的共同加力和合力,这些短板才能补全。
  《中国联合商报》:如何在产业配套设施不全的情况下,使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叶振宇:长三角和京津冀经济区的基础配套设施做的比较好,因为城市要和产业群形成协调,这主要依靠市场。实际上,要想实现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就要减少政府的介入。政府要做的就是对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公共服务等配套设施的建设。例如,现在北京的很多项目想去河北发展,但是面临一个问题,就是职工子女到了河北以后,教育怎么办,这就是公共服务的问题,如果河北能解决,北京的这些产业完全都会出去,工人自然也会走。
  《中国联合商报》:一些偏远的中西部地区,地方上既没有市场,产业配套设施也不完善,这些地区如何去和东南亚企业竞争,这要怎么解决?
  叶振宇:实际上,偏远的中西部地方不适合发展重工业,不过这些地方可以发展特色的加工业,举例来说,西藏发展比较好的产业有矿泉水业和特色农产品加工业。因为这些产业是有市场的,只不过企业过去没有形成市场,现在随着物流成本的降低,有市场了。不一定每个地方都要走过工业化进程。对于中西部一些地区是需要培育一些特色优势产业,既有特色,又有优势;有些地方则可以不用,湖南、湖北等,有良好的工业基础,可以直接引入新的产业。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P2P遭遇“至暗时刻”
· 袁钢明:中国房地产不会崩溃
· 增长超预期7月广义乘用车同比增5.5%
· 2700点大关岌岌可危 下半年股市难演绝地反击
· 四措施攻克污染防治硬骨头
· 机械工业:稳中向好 压力犹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