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快消费 >> 辉山乳业两附属公司启动破产程序
辉山乳业两附属公司启动破产程序
http://www.cubn.com.cn/ 快消费  2017年12月11日

■中国联合商报 实习记者 梁梦雅 北京报道
  深陷债务危机8个月的辉山乳业正式启动破产重组。12月4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债权人要求破产重整其旗下两家主要子公司的申请,已被法院受理,进入司法程序。
  专家分析认为,此次破产重组的两家公司掌握着辉山乳业核心业务,破产重组将影响公司整体经营情况,但如果获得新的资产介入,辉山乳业资金链问题可能得到解决。
  
  破产重组
  
  辉山乳业发布的公告显示,此次将被破产重整的公司为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及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上述两家公司为辉山乳业上市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且持有辉山乳业集团在中国的大部分经营业务。
  今年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在中午收盘前突然暴跌,跌幅一度超过90%,创下港股之最。随后辉山乳业紧急停牌,收跌85%,公司市值在一个小时内蒸发320亿港元。
  辉山乳业股票暴跌崩盘后,多番尝试自救无效后彻底陷入危机,不得不寻求债务重组。11月初,辉山乳业公布了新的重组方案,拟将辉山乳业及部分董事长杨凯实体的业务或资产打包并注入一家于中国成立并由辉山乳业全资拥有的中间控股公司旗下,且将导致辉山乳业由部分境内债权人、境外债权人、辉山乳业现有股东及管理层持有。公司由杨凯持股15%,债权人持股85%,所有资产都放在该新公司下面,新公司由香港上市公司设立。新公司设立后,或寻找“白武士”,使其控股新公司,或者将新公司卖给上市公司,由此债权人实现退出。
  据了解,这类重组方案与此前中钢的债务重组方案类似,已有可以借鉴的版本。按照这一方案,境内外债权人的清偿率为14%-20%。
  目前,2/3中国境内的辉山乳业债权人和杨凯及其他公司的债权人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并原则上支持债务重组建议。如今,经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后,辉山乳业将正式进入破产重组。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表示,此次将被破产重组的两家公司应该是辉山乳业产业链上游企业,也就是辉山乳业最核心的养殖业务板块,而这两家公司的经营情况将影响到整个辉山乳业的营业状况。
  财经评论家郭凡礼表示,此次重组后,辉山乳业现有包括杨凯在内的股东及管理层都将不再持股,如果获得新的资产介入,辉山乳业资金链问题可能得到解决,但辉山乳业将失去上游养殖业务。
  
  资金去向成迷
  
  自3月底停牌以来,辉山乳业人事变动频频,曾经董事会成员一度仅剩董事长杨凯一人,而失联的葛坤也在5月被撤销所有职务,此次破产重组的开启,也意味着留给辉山乳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为顺利启动债务重组,今年4月,辉山乳业聘请德勤独立财务顾问,以协助分析财务状况,但并未被委以审计的职责。在6月辉山乳业发布的最新财务状况显示,截至2017年3月31日,辉山乳业集团总资产为262.2亿元,总负债为267.3亿元,已资不抵债。
  辉山乳业表示,截至3月31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29亿元,但自银行收取至银行确认约4.67亿元;此重大差异之处须待进一步澄清,这也意味着辉山乳业还需进一步澄清剩余24.33亿元的去向。
  另有消息显示,在中介机构进入审计的过程中,发现2016年9月-2017年3月,从辉山乳业集团账上流出到杨凯控制的其他企业的资金有82亿元。杨凯称,资金调动和银行借款信息都是葛坤在安排,现在没有这些资金调动的文件,因此不能确认这些资金最终去了哪里。根据银行等债权人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3月末,辉山乳业的有息债务为230亿元,而杨凯等人提供的数据称,辉山乳业的有息债务为200多亿元,有近30亿元的数据对不上。至此辉山乳业有超过135亿元的资金去向不明。
  实际上,关于辉山乳业的资金困境,并非是没有预兆。早在2016年底,国际做空机构浑水连发两份报告,指出辉山“骗子”,称该公司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其资产价值,并且负债累累。只是彼时并未引起过多关注。
  
  前路迷茫
  
  对于企业目前的困局,乳业专家宋亮表示,辉山乳业破产重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像这样规模的企业盘子太大,而且眼下养殖业处于低谷发展期,很少有大的资本能够完全接盘。
  值得一提的是,8月31日是上市公司中报业绩披露的结束日,当众多的乳业上市公司公布了自己的半年报后,辉山乳业的中报迟迟未披露。而彼时,曾有消息称蒙牛乳业有意洽购辉山乳业,但是遭到蒙牛的否认。
  8月31日,在蒙牛乳业业绩报告会上,蒙牛总裁兼执行董事卢敏放明确表示,“我今天要正式强调,我们不会对辉山乳业有兴趣”。此时的辉山乳业可谓内忧外患,巨额的债务即将到期,公司的生产经营面临压力,而政府推动的破产重组成为辉山乳业的救命稻草,但目前重组方案遭债权人举“红牌”,辉山未来的前景如何,在重组方案未完成前,一切都是问号,有待辉山给出答案。
  不过,此次破产重组将会给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怎么的影响呢?
  辉山方面曾表示,由于最近辉山乳业产品的市场状况有所改善,辉山乳业注意到原料奶的平均售价呈现上升趋势。同时,辉山乳业的原料奶日生产量也逐渐恢复。本集团正朝着每月从日常经营活动中恢复正常现金流的方向努力,并有望在2018年3月31日前实现该目标。
  事实上,在公司债务重组问题尚未解决前,公司的生产经营目前虽然正常进行,但是对于公司长期发展已经产生不利影响。
  宋亮表示,辉山乳业的产品生产还在进行中,不过后续的生产经营并不乐观,据说,公司后续的产品遇到问题,主要是公司原材料的采购跟不上。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为推进5G发展联通电信又传合并“绯闻”
· 委内瑞拉恶性通膨提醒中国不能重蹈覆辙
· 长租公寓的“伴生花”“租金贷”该何去何从
· 主力车型边缘化 海马汽车产销利润双腰斩
· SUV持续“退烧”自主品牌竞争加剧
· 共建“一带一路”中非企业携手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 中企海外投资合规风险复杂化
· 个税法修改重在税制调整
· 整改、约谈 “滴血”的滴滴前途未卜
· 习近平擘画中非务实合作新蓝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