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头版头条 >> 中国经济转型期需防范重大风险
中国经济转型期需防范重大风险
http://www.cubn.com.cn/ 头版头条  2018年1月22日

■中国联合商报 记者 宋博 北京报道
  已经过去的2017年,中国经济交出了一份可称“优秀”的答卷,而已经到来的2018年,既是十九大后的第一年,又是“十三五”继往开来的一年。在2017年年底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未来三年要抓好三场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扶贫,污染防治”。
  在年初伊始,展望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又有哪些需要注意、尽力规避的风险呢?

  中央定调“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三场攻坚战中,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排在首位。
  2017年以来,监管部门在推动金融部门去杠杆,促使资金脱虚向实方面取得了卓有成效的进展。MPA考核运转良好,银行间同业业务同比增速快速收缩,M2增速稳定下台阶。再配合即将实施的资管新规等新规则和新制度,监管部门有足够多的工具、足够强的决心和足够大的定力防范金融风险。这一点毋庸置疑。与此同时,在引入逆周期因子之后,央行获得了市场预期引导的合法性和渠道的有效性,不必再消耗大量外汇储备来保汇率,使得保储备和稳汇率的“两难”程度下降。
  中国将面临一个比较适宜可控的外部环境,全力以赴防范金融风险。即使在金融部门去杠杆的过程中出现局部的、暂时的风险,央行也有很大的空间,利用灵活的货币政策应对相关风险,大可不必担忧金融领域出现崩盘的情况。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重点是防范,难点却在化解。防范金融风险只是第一步,是治标之策,治本还需化解金融风险。金融监管强化势在必行,五大“关系”亟待理顺:金融监管与金融发展、混业经营与分业监管、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中央监管与地方监管、国内标准与国际标准。
  2018年,地方政府债务是需要重点防范和化解的风险之一。债务问题是典型的金融风险,但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同时蕴含了金融因素和体制因素,PPP正是一个典型案例。经历了三年爆发式的增长,PPP等似乎成为了地方政府融资的新渠道,而且又与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等深入纠结在一起,地方政府融资乱象频出。乱象之后,必有规范。财政部50号文和92号文正是规范PPP的转折点。2018年,PPP的扩张速度必然会受到抑制,此前狂飙突进积累下的违规风险更要逐一排查。
  此外,理顺金融和实体的关系则是化解金融风险的必由之路。在宏观经济增速下台阶的大背景下,资金脱实向虚,在金融行业内部空转的现象越发普遍。究其实质,除了金融行业发展过快和金融监管部分缺位的因素,金融和实体的关系出现扭曲是导致金融乱象的根本。理顺金融和实体的关系,一是要逐步解除房地产市场与金融部门的引线,通过发展租赁市场、因城施策的调控政策等方式,逐步引导房地产市场走向健康稳定的发展轨道;二是要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弱化国有企业在银行融资方面的绝对优势,抑制国有企业杠杆率和债务水平过快上升;三是规范地方政府的举债,提防部分地方政府以新的名义和手段实现新一轮债务快速扩张;四是开放重点的服务业领域,为社会资本提供新的投资机遇和空间,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还需应对国内外不利因素
  
  除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的“重大风险”外,在1月13日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必须切实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着眼2018年,要切实应对好国际上三大不确定性和国内三大风险。
  李伟在演讲中表示,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意味着高质量的供给、高质量的需求、高质量的投入产出、高质量的收入分配、高质量的经济循环。
  “转向高质量发展必须切实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李伟认为,高质量发展是一场耐力赛,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过程注定不会一帆风顺,必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有序排除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效应对外部不确定性的冲击,为高质量发展创造有利条件和环境。
  “着眼今年,我们要切实应对好国际上三大不确定性和国内三大风险。” 李伟分析称。
  他指出,从国际看,一是贸易投资保护主义的影响;二是国际宏观政策调整的溢出效应。美国“缩表”和加息进程加快,欧洲也有望在今年开启“缩表”进程,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可能提速,全球利率水平将有所提升,资产重新配置可能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特别是高债务的发展中国家压力将有所增加;三是国际地缘政治动荡的冲击。部分地区的稳定问题可能对全球经济更大范围的复苏形成冲击。
  从国内看,一是道德风险、刚性兑付和监管套利现象仍然存在,金融去杠杆的制度基础尚不牢固,金融机构仍有较强的规模扩张冲动,金融严监管任务还很重。
  二是近年来,房地产与实体经济失衡的矛盾比较突出。2017年以来,一二线和部分三四线城市密集出台了限购、限价、限售、限贷等行政性措施,房价快速上涨的势头有所缓解。但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尚未建立,部分地区房价上涨压力仍不小。
  三是地方举债也需要进一步规范。下一步,必须坚持“逐步消化存量、坚决控制增量”、“开前门、堵后门”的原则,严格推进地方债务规范管理,落实债务处置主体责任,严肃问责机制,在统筹考虑在建项目和资金链风险的同时,切实防范化解地方债风险。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为推进5G发展联通电信又传合并“绯闻”
· 委内瑞拉恶性通膨提醒中国不能重蹈覆辙
· 长租公寓的“伴生花”“租金贷”该何去何从
· 主力车型边缘化 海马汽车产销利润双腰斩
· SUV持续“退烧”自主品牌竞争加剧
· 共建“一带一路”中非企业携手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 中企海外投资合规风险复杂化
· 个税法修改重在税制调整
· 整改、约谈 “滴血”的滴滴前途未卜
· 习近平擘画中非务实合作新蓝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