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与法 >> 支票风波
支票风波
http://www.cubn.com.cn/ 商与法  2018年4月24日

新闻图片1
■中国联合商报 记者 王国荣 北京报道

  祸起支票
  
  北京奥运会转瞬间十年了,奥运工程举世瞩目,成为地标性建筑,吸引着世界各地游客观光。在人们不断给设计者、建设者点赞鼓掌的同时,但是在北京市公安局特警总队道路工程项目中,就遇到了一件烦心事,至今还在打官司。
  记者采访调查得知,中铁北京工程局集团有限公司(原名为“中国中铁航空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空港建设总公司",以下简称“航空港公司")于2008年奥运会前夕,承建了位于北京市昌平区七里渠的北京市公安局特警总队业务用房工程。作为工程建设的总承包方,航空港与沧州市万盛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沧州万盛公司),于2008年3月4日就特警总队道路工程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双方约定,合同总价290万元,固定总价合同加新增项目变更;总包商负责沥青混凝土的主要材料采购供货,分包商负责劳务费、机械费、塑胶跑道和除沥青砼以外的辅料。
  因奥运工程施工紧迫,不容耽搁,所以合同签订后,航空港公司先后共签发了票款总额为5418396元的转账支票给分包商。沧州万盛公司张逸杰也承认:“给我们的转账支票都是没有抬头的,收款单位都是空的,但是我们认为该给谁就给谁”。但事实是,当沧州万盛公司收到这些转账支票后,在转账支票上的“收款人”空置处添上自身名字的票款数额为300余万元,并交付银行兑付至自身账户内。沧州万盛公司给总包开具发票259.8万元,此款兑付至自身账户内,并没有支付合同约定内的机械设备租赁费、二灰和其他辅材,没有对合同约定内的塑胶跑道进行施工。
  在上述转账支票兑付后,沧州万盛公司又转过来向总包商索要材料款和设备租赁款,声称是分包商而不是总包商支付了材料款和设备租赁款。航空港公司不同意重复支付,认为其拿到合同款后除了支付人工费外,没有支付其他应该支付的费用。因此要求沧州万盛公司做劳务分包结算,退还其收到的合同款259.8万元中应该支付的机械设备租赁费、二灰、塑胶跑道等款项。同时,沥青混凝土是总包方航空港公司与沥青厂家签定的材料采购合同,按合同已经直接支付沥青厂,厂家代表刘海宁亲自领取支票并在领取支票时签名。因此,不论是合同约定,还是事实依据,沥青混凝土的采购支付,更是与沧州万盛公司无任何关系。
  沧州万盛公司将此诉诸于北京海淀法院。因材料商和设备租赁商是从分包商处拿到的总包商签发的转账支票,就认为是分包商支付给他们的材料款和设备租赁款,于是分别向法庭出具了是分包商向他们支付材料款和设备租赁款的证明。海淀法院据此认定支付材料款和设备租赁款的是分包商而不是总包商,因此判决总包商再向分包商支付所谓的材料款和设备租赁款。总包商不服,上诉至北京市一中院,结果维持原判;向高院申请民事再审,北京市高院裁定不予再审。至今,沧州万盛公司已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强制从总包商账户划走3061639.97元,其中海淀法院判决的给付工程款2960639.97元,司法鉴定费10.1万元。
  航空港公司负责该项目的执行经理徐经理算了一笔账,该案判决被执行后,导致航空港公司重复支付了工程款达3400396元(其中二灰款1670396元,机械设备租赁费55万元,塑胶跑道款118万元),加上被法院强制执行的3061639.97元,共计达6462035.97元,给航空港公司这家国有企业带来了极大损失。
      
  夫妻双簧?
  
  此事为何如此结果?
  在道路工程完工后,沧州万盛公司法人代表张逸杰不但不配合结算,而且诱导沥青厂、二灰厂出具虚假证明,称是沧州公司支付的沥青混凝土款和二灰款。在做好外围工作的同时,其夫人崔江利用自己是航空港预算员的特殊身份,盗取了航空港与北京市公安局的变更洽商资料,也做好了内部接应。在里应外合,自感条件具备后,率先出击将航空港诉诸法庭。
  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沧州万盛公司为什么要做虚假诉讼?徐冀一语道破原因:沧州万盛公司拿到合同款后直接存入其账户中,没有支付按合同应该支付的二灰款、塑胶跑道款、机械设备租赁费等款项,直接侵占了合同款,妄图通过诉讼占有航空港应享有的巨额工程款。
  最终,这出逼真的双簧戏蒙蔽了法官,因无视事实,采信伪证,最终让航空港公司付出了600多万元的代价。
  
  谁是刀锋?
  
  其实,本案的焦点和核心问题是:谁出钱购买沥青混凝土、二灰等材料?谁出钱租赁机器设备?谁是本案的施工主体?只要识别了刀锋,其他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
  航空港为了澄清本案的事实和证据,先后将沥青混凝土和二灰是谁购买的这个事实诉诸昌平法院请求确认。除最初的海淀法院一审之外,沧州万盛公司在后来庭审或询问程序均承认:沥青混凝土和二灰是由航空港公司购买,万盛公司与其他公司没有购买沥青混凝土和二灰,且机械设备也是由航空港公司出钱租赁,当时的庭审笔录、询问笔录等都有记载。沧州公司自始至终也没有拿出其施工证据和劳务合同以外签订的施工合同、航空港委派其施工的派工单、任务书。
  同时,记者从几份证明中也得到了佐证:2014年6月17日北京市政路桥建材集团有限公司昌平沥青厂证明该工程“所有沥青款项都是中国中铁航空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支付给证明人”;2014年6月23日北京华创公路材料有限公司证明“所有二灰款项都是中国中铁航空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支付给证明人”;2014年6月20日该工程监理单位北京赛瑞斯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证明“中国中铁航空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该工程中所用白灰、水泥全部自行采购、付款”。
  记者在北京市公安局特警总队的一份证明中看到了同样类似的内容:“由于奥运期间运输限制问题,所以渣土都是我单位派车押运进行的外运工作,相关费用已由航空港公司支付。级配沙石、沙子是我单位采购,有航空港公司支付货款。因此道路施工过程中,无其他单位采购材料入场”。
  可见,航空港是该项目工程的唯一施工主体,并支付了材料款及租赁费,有合同、支票和发票等证据。但是,海淀区法院却仍然认为是沧州公司购买了主材,租赁机械设备,并以此认定沧州公司是本案的施工主体,导致后来的几次审判中,都是以海淀法院的一审生效判决为依据,做出了偏离事实的判决。
  本报记者查阅了该案最近一次于2017年12月22日的判决书,即北京市一中院(2017)京01民终9448号民事判决书中,记者看到这样一段话:“中铁集团二审中申请本院在判决中写明二灰是由中铁集团购买,确认沧州万盛公司没有购买,并挪用了中铁集团的二灰款存入其账户,没有用于工程中,直接侵占了二灰款。因其所请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本院不予支持”。焦点问题被无情的抛弃了。
  
  闪电判决
  
  今天还在庭审,并表示明天继续调查。哪只明天见到的却是维持原判的判决书。这样少见的闪电判决书,在该案中就出现了。
  原来,沧州万盛公司在庭审中一直口头声称航空港已将《七里渠特警室外工程总包付款总额(包括甲方直接支付)》表中的7324329元支付给了沧州万盛公司,并借此认为海淀法院、一中院就是因此认定其不但提供了劳务,还购买了材料、租赁了设备。但是,该公司当庭未举出充分证据。在北京市一中院2017 年12月21日下午的庭审中,法官曾当庭承诺要查明上述事实,并要求万盛公司做出答复。但是,却在第二天即12月22日就做出了闪电判决,印发了判决书【(2017)京01民终9448号】,工作效率出奇之高。
  航空港公司徐经理还讲了另一件事:2014年9月17日,北京市高院庭审质证中,当法官查验了航空港公司提供的有关沥青混凝土采购合同、发票、支出凭证、支票根等证据原件后,质问沧州万盛公司是否有购买材料的证据?沧州万盛公司代理人在法庭上说:“航空港给我们支票之后,我们看谁比较紧张就先给了谁”。而事实是沧州万盛公司只是拿着航空港的支票对供货商支付,是从航空港账户上划走的钱,并不是从沧州万盛公司的账户上划走了钱。且法庭已经查明,是由航空港公司开出材料款(沥青混凝土、二灰)的转账支票,由沧州万盛公司或材料供应商领走该支票,最终入材料供应商账户。在上述事实清楚明了的情况下,北京市高院法官却突然宣布休庭,宣称择日再审。可是,2014年11月25日再次开庭时,法院只通知沧州公司参加。更邪乎的结果是,高院最终维持了原判。  
  
  谁破坚冰
  
  此案历经7次判决裁定,留下了一摞摞案卷证据材料,不免令人感慨。法院审理此案,不可谓不尽心,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耗费了大量的公共资源,最终却还原不了事实真相,留下了疑云重重,怎能拨云见日?
  疑云之一:偏离核心事实。本案的核心就是谁购买了材料,谁租赁的机械设备?沧州万盛公司是否收到以及用何种方式收到其所提交的《七里渠特警室外工程总包付款总额(包括甲方直接支付)》表中的 7323429元?这些都是整个案件的重要支点、核心,且事实证据都有。但法院也未继续调查。尤其是2017 年12月21日下午北京市一中院庭审时,法官曾当庭承诺将查明上述事实,没想到第二天判决书就印发了。需要查明的核心事实被直接抛弃。
  疑云之二:认定前后矛盾。纵观整个案件,记者发现,一审(2011)海民初字第17467号民事判决书和二审(2014)一中民终字第02696号民事判决书共同确认了沧州万盛公司购买了案涉工程所需施工材料,包括但不不限于二灰、沥青等。但是,在又一另案的一、二审判决中,即(2015)昌民初字7373号民事判决书、(2015)一中民终字第8217号民事判决书,却又反向确认了沧州万盛公司并未购买案涉工程所需施工材料,包括但不限于二灰、沥青等。而且,沧州万盛公司在本案一、二审及上述(2015)昌民初字7373号民事判决书、(2015)一中民终字第8217号民事判决书的庭审中也明确未购买沥青及二灰。可见,上述各案之间查明的事实之间,以及与沧州万盛公司自认未支付二灰、沥青款的事实之间,存在严重的冲突。
  疑云之三:为了证明航空港公司支付二灰款的事实,航空港向法庭提交了二灰支出凭单、转账支票、发票、银行进账单以及材料销售商出具的证明等证据。但沧州万盛公司在随后的书面质证意见中陈述称其从航空港处拿走转账支票后,并未将收到的转账支票全部交给二灰厂家,但又未说清楚剩下的超过 100万元转账支票用于何处?这可能涉嫌挪用资金等刑法罪名。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在审判中发现涉嫌犯罪的,应移交公安机关侦查。但法院在本系列案中均未履行此职责。航空港公司徐经理说:“这明显是包庇违法甚至涉嫌犯罪行为”。
  须晴日,疑云终将褪去。可是,谁来打破坚冰,让真相浮出水面,让真理验明公正?这是社会的关心,也是记者的关注。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国家能源局:531光伏发电的通知并不是“一刀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