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投资策略 >> 权威专家破解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改革路线图
权威专家破解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改革路线图
http://www.cubn.com.cn/ 投资策略  2018年7月30日

■中国联合商报 记者 温艺晗 北京报道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加强国有资产监管、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重大决策部署,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
  该《指导意见》主要包括:一是深刻理解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重大意义。二是准确把握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改革要义。三是认真贯彻落实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各项政策措施。
  为从实践中尽快探索出一条有效的资本管理路径,包括支付通道下一步如何加强监管、现有的金融机构将如何被分类监管等具体问题,《中国联合商报》记者日前特专访了财政部和清华大学权威专家。
  
  对金融控股平台可能会出台管理办法

  26日,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在接受《中国联合商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指导意见》主要明确财政部门为国有金融机构出资人的角色,财政部监管国资,并不一定使国有金融资本都要划归财政部门。
  赵全厚表示,财政部门首先要关注的是国有金融资本的损益情况,关心股本的损益是盈利还是损失了。从管资产转向管资本,需要成立国有金融资本运营公司或者平台,资本运营平台要尽量避免垄断,所以国有资本运营平台可以多元化运营或者成立多家国有金融资本运营平台。比如,一家平台运营银行股份,一家运营保险股份等等,也就是说,出资人是唯一的,委托方可以是多元化的。根据运营绩效好坏,出资人可以进行选择,有利于在平台间形成竞争。我估计下一步对金融控股平台可能会出台相关的管理办法。
  经济学家、清华大学教授袁钢明在接受本报记者访谈时提出了更肯定看法,他说,肯定会成立。一方面,中国没有发生大的金融危机,市场经济竞争充满活力,守住了经济稳定发展的底线。另一方面,从世界性贸易战和美联储加息等较大的经贸和货币政策波动情况看,新型金融国家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中国却非常安定,以至于国际上对中国市场是充满信心。由此,国有金融资本的平台一定会创建并发展的很好。国家对于发展和建立国有资本起主要作用的金融机构,,在产业创投基金上,国家可以投入再大一点,步子再要大一点。
  
  四类金融机构是资管重点

  《指导意见》中将金融机构划分为四类作出方向性规定:对于开发性和政策性金融机构,保持国有独资或全资的性质;对于涉及国家金融安全、外溢性强的金融基础设施类机构,保持国家绝对控制力;对于在行业中具有重要影响的国有金融机构,保持国有金融资本控制力和主导作用;对于处于竞争领域的其他国有金融机构,积极引入各类资本,国有金融资本可以绝对控股、相对控股,也可以参股。继续按照市场化原则,稳妥推进国有金融机构混合所有制改革。
  赵全厚分析称,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工作体现国家的政策方向,主要是以国家大政方针的政策性业务为主,不能与普通金融业务混在一起。他举例,国家开发银行是开发性的金融机构,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是政策性的。第三方支付算是金融基础设施类,比如支付宝、微信支付,因为无论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都是一个通道,是一种支付方式和手段;中国人民银行的的征信体系、金融统计、结算服务也算是金融基础设施类,它们主要是为金融提供服务。
  赵全厚表示,下一步,可能会成立多个国有金融资本运营平台。
  《指导意见》提出,对于涉及国家金融安全、外溢性强的金融基础设施类机构,保持国家绝对控制力。在赵全厚看来,外溢性强主要是指涉及到多个方面的使用的行业,比如支付行业,因为支付一旦出现不正常,会引起社会的恐慌。要求绝对控制力,所以未来并不排除在某些重大的方面,国家从股本上进行控制。
  最近,业内多位专家认为,《指导意见》实际上是绘制出了未来中国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改革路线图。
   据记者了解,7月12日-13日,财政部组织各地财政部门、负责金融管理工作的相关人员在云南培训。培训内容正与这份《指导意见》内容相关,财政部金融司相关的人员也参加了会议。在会议中,财政部要求各个地方加快推进《指导意见》落地。
  
  具有竞争性的金融机构将来有可能混改

  《指导意见》提到,继续按照市场化原则,稳妥推进国有金融机构混合所有制改革。
  赵全厚表示,关于竞争性领域的金融机构,也就是现在的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等国有大行和城商行,还有债券、保险公司都算竞争性领域,在这些领域的金融机构将来有可能混改。
  《指导意见》提出:加大国有金融机构公司制改革力度,推动具备条件的国有金融机构整体改制上市。推进凭借国家权力和信用支持的金融机构稳步实施公司制改革。根据不同金融机构的功能定位,逐步调整国有股权比例,形成股权结构多元、股东行为规范、内部约束有效、运行高效灵活的经营机制。
  赵全厚对此比如说,城商行可以通过股改以及进行混改,国有大行在上市之时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措施,未来这方面的改革可能会进一步放开。
  这也意味着未来政策性金融机构要进行公司制改革,凭借国家权力和信用支持的金融机构主要是指政策性金融机构。
  对此,也有金融专家对记者表示,从《指导意见》可以看出财政部不是搞行业监管,而是要把握发展的方向,比如公司要干什么,管理层要听股东的,以前股东只拿分红不管事,现在股东会对公司的发展方向提出要求。现在来看,金融机构大部分都是国有的,逐步调整国有股权比例,也就意味着有退有进,未来还是退的比较多的,这是一个发展方向,毕竟现在金融可以对外资开放,也就没有理由对民营资本不开放。
  该专家说,对于在行业中具有重要影响的国有金融机构,比如较大的证券公司、位居前几位的国有保险公司,类似工业领域的石油、电力,对行业有控制力,要以国有企业为主,而下游的消费品类的工业,可以民营或者合资。对行业有影响力的和其他竞争性的金融机构,未来财政部还会出台细则。比如针对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等5家大行,16家较大的股份制银行,以及城商行等。此次提出积极引入各类资本,也就意味着其他资本可能会控股竞争性领域的金融机构。
  资料显示,早在2015年,作为国有大行之一的交通银行就已经推行混改。2015年6月16日,交通银行公告显示,交通银行收到中国人民银行下发的《交通银行深化改革工作小组关于做好交通银行深化改革工作的通知》。时任交通银行行长牛锡明披露,批准的交通银行深化改革方案一共有12条措施。主要集中在完善股权结构、引入民营资本,建立管理层和员工持股机制,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深化内部经营机制和薪酬制度改革等方面。
  
  资管明晰出资人的边界是关键

  《指导意见》提出,财政部负责制定全国统一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规章制度。各级财政部门依法依规履行国有金融资本管理职责,负责组织实施基础管理、经营预算、绩效考核、负责人薪酬管理等工作。
  《指导意见》也提出要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应当与实业资本管理相隔离,建立风险防火墙,避免风险相互传递。严禁国有金融企业凭借资金优势控制非金融企业,严格限制和规范非金融企业投资参股国有金融企业,参股资金必须使用自有资金。
  赵全厚认为,下一步,资管明晰出资人的边界是关键。出资人只能履行出资人的职责,比如资本的保全,防止国有资产的流失,不能越界过多的干预资本运作和国有金融机构的运营。有针对性的防止内部人控制,做生意要有本钱,不能用不正当的手段,不能虚构股权,就是要求股东出资一定要真实可靠。此次《指导意见》还提出探索国有金融企业员工持股计划,股权激励,要规范。未来可能出台员工持股的管理计划。
  在赵全厚看来,下一步,大概率要出台相关政策以杜绝关联性交易、内部交易等行为。同时,同一集团下的金融机构与其他非金融产业要有规范的切割。这是下一步改革要解决的问题,因为银行的脆弱性、公众性很高;而一些金融控股集团的一体化程度又较高,自身既有实业,又有金融业务,很容易发生内部交易。
  赵全厚还表示,当初成立国资委来管理非金融业务时,最担心的就是,同时管理金融与非金融很容易内部化,缺乏透明性,风险很大,而且不公平。所以,为避免这些问题,产业与金融结合要规性。
  据介绍,在此次出台《指导意见》之前,财政部主要通过中央汇金公司(下称“汇金”)履行国有金融资产的出资人责任。除此之外,财政部还直接控制着华融、信达、东方、长城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和交通银行,并拥有中信集团也是由财政部履行出资人权利,光大集团是财政部与中央汇金共同持股。
   一位地方财政人士告诉记者:“省一级,有金融办管理的,还有国资委管理的,也有财政部门管理的。到了地市这一级金融资产比较少,主要是当地的商业银行以及农村商业银行,国资委和财政管理的都有,到县这一级,金融资产几乎没有了,一般是有个国资局或者直接财政部门内部一个科室去管理国有资产,但是金融资产几近于无。”
   一位地级市的金融处人士向记者介绍了地方金融机构管理的现状:“现在地方财政部门对地方金融企业的财务监管,只是管理金融机构一个财务报表。市国资委是本地金融机构的股东方,行使股东的权利、进行一定管理;而当地银保监局进行行业业务的指导和监管。”
  
  支付通道有可能会加强监管

  袁钢明对记者表示,下一步,支付通道有可能会加强监管。因为当支付问题成为影响金融体系安全时,国有金融机构要起到监管的作用。
  他解释,狭义的支付问题(包括微信支付、支付宝等)起到把握、主导的作用。新的金融机构发展起来,国有金融机构也要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应该采取开明的、支持的态度。摸索中前行,快速地跟上新的发展,快速地摸索出相应的规章制度来适应市场的发展。比如说这次的《指导意见》就带有很大的开放性、临时性、既然是《意见》随时有可能修改和完善。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刘鹤讲话直击国企改革痛点
· “大咖”论剑机器人终将走进千家万户
· 南京打造全球“智能制造”领域新名片
· 张松:人工智能与工匠精神结合是未来理想的发展模式
· 达索系统智能制造创新技术论坛在南京举行
· 赋能升级 智造未来——2018世界智能制造大会纪实
· 网络协同制造与数字化工厂发展高峰论坛在南京召开
· 王瑞祥:全球汽车产业格局正在重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