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观察 >> 巨亏持续 大佬出走中国圣牧困局难解
巨亏持续 大佬出走中国圣牧困局难解
http://www.cubn.com.cn/ 商业观察  2018年9月3日

■中国联合商报 记者 梁梦雅 北京报道
  在创始人姚同山离任、高层换血,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之时,中国圣牧再次出现巨额亏损。
  近日,中国圣牧发布公告,预期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亿元,净利同比下降幅度高达184%。
  对于亏损幅度的加大,中国圣牧表示,亏损主要受原料奶的市场需求疲软以及计提资产减值拨备等影响所致。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料奶价格下滑对其利润的影响巨大,但主要还是其内部因素所致。
  对于其未来的出路,宋清辉表示,对于上游乳企的亏损现状,可以通过加快转型升级、去国外找出路等方式扭转。何时可以扭转亏损,尚待进一步观察。
  
  半年亏11亿元
  
  近日,号称中国最大有机乳品公司的中国圣牧发布盈利预警,2018年上半年预期亏损11亿元,而去年中国圣牧亏损9.858亿元,同比下滑244.8%。
  据了解,中国圣牧由蒙牛前财务总监姚同山于2009年10月创办,公司在沙漠地区拥有有机奶源基地,是多家乳企的有机奶源供应方。2012年,公司推出了圣牧品牌的液态奶,业务开始向终端市场扩张。公司旗下共有两大业务板块,即奶牛养殖业务和液态奶业务。
  而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两个板块业务都出现大幅下滑。
  在奶牛养殖业务方面,中国圣牧认为,为应对原料奶的市场需求疲软而控制公司奶牛数量、原料奶价格降幅较大等因素的影响,2018年中期期间集团生物资产公平值减销售费用的变动亏损约9亿元。
  宋清辉对《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表示,原料奶价格下降是导致中国圣牧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
  数据显示,截至8月的第三周,农业部定点监测的10个奶牛主产区生鲜乳价格为3.38元/公斤,同比下降0.9%,依旧处于3年来的最低谷期,也是近3年来奶价第三次探底。
  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由于中国养殖成本较高,国内奶价和国际奶价相差30%到40%,并不具备竞争优势,短期内国际奶价难以走高,这也导致国内原奶价格难有起色。今年以来,不断上涨的饲料、人工等成本,将进一步加大差距。
  在液态奶业务方面,中国圣牧认为,受国内乳品市场竞争激烈的影响,自有品牌液态奶产品销量同比降幅较大,加上原料奶的平均价格相对上年同期亦降幅较大,导致集团毛利相对上年同期降幅较大。
  业内专家认为,上游乳企自己做终端产品投入巨大,在国内外高端产品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是一步“险棋”。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表示,中国圣牧是重资产包袱太重,圣牧之前大力发展上游,但上游是不能造血的,反而需要企业不停地对其输血,于是圣牧向下游产品端发展。但从目前来看,下游的输血能力有限。“整体的运营的不顺畅是造成他亏损的主要原因。”朱丹蓬说。
  此外,中国圣牧认为,公司今年上半年公司计提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减值拨备达约5亿元,对上半年的公司利润有所影响。
  朱丹蓬认为,我国奶价的持续下滑,养殖成本的持续上升,使得整个上游乳企举步维艰,不仅仅是中国圣牧一家的问题。中国乳业的产业结构难以改变,对于像中国圣牧这类的上游重资产来说,未来还是会出现大面积和大幅度的亏损。
  
  新股东新亏损
  
  2017年,中国圣牧迎来了8年来的首次亏损,同时也是邵根伙执掌圣牧的第一年。
  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圣牧销售收入由2016年34.67亿元下降约20%至2017年的27.07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由盈利6.81亿元降至亏损9.86亿元,降幅超200%。
  业内人士表示,这和中国圣牧发生重大股权变更和管理层变化密切相关。
  2016年1月,中国圣牧与“Nong You”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Nong You”将以每股2.2港元、总价33.55亿港元受让中国圣牧24%股权。目前,大北农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邵根伙通过上述并购案间接持有中国圣牧约20.48%股权,为第一大股东。邵根伙分别于去年6月、12月接替姚同山出任圣牧董事长、首席执行官职务。
  中国圣牧去年底的公告显示,姚同山离任公司首席执行官职务,崔瑞成离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委任邵根伙为公司代理首席执行官,委任王跃华为公司代理财务总监。
  对于姚同山、崔瑞成离任的原因,中国圣牧发布的公告中并未披露。中国圣牧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属于正常离任,公司没有什么需要特别说明的地方。此外,姚同山将继续担任执行董事职务,他表示会积极支持、协助中国圣牧各项事业的发展,并对中国圣牧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圣牧亏损与创始人姚同山卸任有关。相关资料显示,在邵根伙接任后圣牧大的战略方向没有改变,在营销策略上更注重产品销售和拓展。2018年,圣牧会针对全国不同区域进行策略调整,同时针对经济发达城市推出高端定制产品。
  但业内并不看好,果不其然,在邵根伙接任一年后,中国圣牧的亏损进一步加剧。
  而如何扭亏,宋清辉表示,未来中国圣牧亟需进行大规模的品牌规划和进一步建设提升来挽救业绩,同时通过降成本、扩品类和与下游乳企“抱团取暖”以及资本运作等方式,以尽快走出业绩泥潭。
  
  前路漫漫
  
  近年来,原奶市场低迷,整个原奶上市企业的日子非常难过。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注意到,上游乳企的亏损并非个例。今年上半年,上游乳企的三巨头,中国圣牧、现代牧业、西部牧业纷纷出现大额亏损。
  对于大型牧场公司盈利能力差的原因,宋亮认为是出口单一,原奶只能销售至工厂,没有其他销售渠道,并且牧场公司的下游销售能力差,变现几率小,运营风险高,易亏损。
  宋亮认为,大型牧场亏损原因为生乳价格偏高、养殖费用高、下游业务差。
  大型原奶企业应采取什么措施度过寒冬呢?宋亮认为,原奶企业应从源头上降低养殖成本,重点发展下游产业,打造重点单品,提高产业变现能力。
  宋清辉表示,对于上游乳企的亏损现状,可以通过加快转型升级、去国外找出路等方式扭转,这也是乳企未来的两大出路。具体何时可以扭转亏损,尚待进一步观察。
  朱丹蓬认为,需要以下几方面的努力,第一,上游乳企需要下游企业的扶持;第二,乳企要担负起支撑中国养殖业的责任;第三,要继续提升中国消费者对于国产奶的信心。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为推进5G发展联通电信又传合并“绯闻”
· 委内瑞拉恶性通膨提醒中国不能重蹈覆辙
· 长租公寓的“伴生花”“租金贷”该何去何从
· 主力车型边缘化 海马汽车产销利润双腰斩
· SUV持续“退烧”自主品牌竞争加剧
· 共建“一带一路”中非企业携手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 中企海外投资合规风险复杂化
· 个税法修改重在税制调整
· 整改、约谈 “滴血”的滴滴前途未卜
· 习近平擘画中非务实合作新蓝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