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 >> 风电补贴断奶 平价上网时代来临
风电补贴断奶 平价上网时代来临
http://www.cubn.com.cn/ 综合  2018年10月29日

■中国联合商报 记者 毕淑娟 北京报道
  随着产业发展规模的不断扩大,中国风电也进入喜忧交织的新时代。一方面,多年技术积累成果的集中爆发,新机型推出数量创新高;另一方面,随着补贴“退潮”,平价时代的到来意味着行业将经历更为激烈的竞争和洗牌。
  专家指出,风电行业补贴该断奶就要断,一个行业不可能永远靠补贴生存。一直靠补贴的行业永远做不大,也走不远。风电发展到一定阶段,补贴逐步退出,从长远看,这是好的驱动,但也要避免行业的恶性竞争。
  
  平价上网渐行渐近
  
  在日前举行的2018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上,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主任姚兴佳介绍说,2017年中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达到1.88亿千瓦,其中并网容量1.64亿千瓦,根据能源局公布的最新数据,今年1至6月份全国风电新增并网容量794万千瓦。这些数据说明,中国风电依然保持着健康快速的发展态势。
  虽然发展态势良好,但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研究员时瓂丽提醒说,总体上来看国内的陆上风电的投资和成本在国际上是处于一个平均水平偏下的水平,但是电价水平还是处于一个略偏高的水平。中国在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十三五”规划中,提出了风电成本降低的目标,总体上来看到2020年,陆上风电的电价可以与当地的燃煤发电达到同平台竞争的水平。
  “今年全国风电装机突破2亿千瓦的目标,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在接受《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燃煤电价下降的大趋势下,风电平价上网将是全行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秦海岩告诉记者,“今年风电招标单价有的低至0.2-0.3元/千瓦时,较多年前0.8元/千瓦时降了一半还多。风电现在已经具备了与火电等传统能源竞争的能力。所以,风电行业补贴该断奶就要断,一个行业不可能永远靠补贴生存。一直靠补贴的行业永远做不大,也走不远。”
  5月24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明确提出从2019年起,新增核准的集中式陆上风电项目和海上风电项目应全部通过竞争方式配置和确定上网电价。2009年国家出台分资源区制定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政策,风电项目竞争配置的出台也意味着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时代正在远去。
  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认为,当前风电发展迎来新时期,面临市场竞争、电价退坡、弃风限电、补贴拖欠、生态环保等诸多挑战。过去30年至50年,全球各国在风电技术创新、产业化过程中持续投入了巨大资源,这需要通过未来一段时间来转换。“风电发展到一定阶段,补贴逐步退出。从长远看,这是好的驱动,但也要避免行业的恶性竞争。”
  在时瓂丽看来,冀北地区平价资源和成本优势已具备平价条件,但西北地区的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在经济性方面还是存在一定问题。“从现在情况来看,2015年到2018年,四类资源区陆上风电的标杆电价降低了0.04元到0.11元,但这个数据对于风电平价上网目标的实现来说,仅仅完成了30%左右,这离全部实现平价上网还有差不多三分之二的距离。”
  据时瓂丽测算,2009年至今,中国的陆上风电投资水平总体下降15%-20%,成本下降20%-25%。预计“十三五”后半段,保守预期的情况下,陆上电价下降潜力至少能够达到10%,如果在解决政策实施的情况下,下降潜力可以达到20%左右。
  
  海上风电未来可期
  
  中国农机工业协会风能设备分会秘书长祁和生指出,在新的形势下,风电的发展既面临与传统能源的竞争,还面临光伏等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挤压,风电行业内各企业之间也在相互竞争,未来几年对风电行业来说是关键时期,需要以新一轮变革为契机,创新和发展新的经营模式,在平价上网时代的能源和电力市场赢得新的发展空间。
  在祁和生看来,海上风电和分散式风电正在成为风电和行业未来新的增长点。目前海上风电在建规模达到600万千瓦,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到2020年完全可以完成“装机500万千瓦、开工建设1000万千瓦”的“十三五”规划目标。
  而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此前预计,到2020年,中国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将达800万千瓦,2020年至2030年,每年新增容量将达到200万至300万千瓦。
  “2018年上半年我国海上风电市场不断成长,海上风电建设活动显著提速,海上风电项目公开招标规模同比增长超过20%。”祁和生说,“随着海上风电相关政策的不断完善以及大容量海上机组、基础和海工等技术进步带来建设成本的进一步下降,‘十三五’期间海上风电市场有望持续向好。”
  金风科技副总裁曹志刚认为,海上风电高速增长的原因,要归功于“十二五”期间的技术、资本和基础能力的累积,“目前一艘打桩船的投入成本和工作时间,与此前相比减少了一个量级,可提供的工程资源则增加了一个量级。”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渐行渐近的平价上网时代,为海上风电行业带来了新的挑战。尽管海上风电发展态势良好,且有已核准开发的10吉瓦项目缓冲期,但海上风电面临的补贴退坡压力要远远大于陆上风电。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规划处处长苏辛一表示,目前中国海上风电补贴强度依旧较高,平均补贴强度约为陆上风电的接近3倍,而且电价已经有四年没有调整。
  根据此前国家政策,2018年新建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范围为0.4元-0.57元/千瓦时,四年未调整的海上风电上网电价为0.75元-0.85元/千瓦时。
  据《中国联合商报》记者了解,因发展时间不长,海上风电企业缺乏对真实成本和风险的测算基础,并未做好应对上网电价下调的准备。
  中船重工海装风电副总经理肖帅告诉记者,到现在为止,中国还没有一个出质保的海上风电场。运行过程中出现的风险、成本损失等要素计算,停留在理论阶段,存在不确定性。希望上网电价不要下调太快,否则将对装备制造或开发商造成巨大打击。
  为此,湘电风能总经理陈岳智呼吁,希望(国家)给(海上风电)部件厂商以及主机厂商一到三年时间,去检验和计算好产品在运营中间的成本。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数据资产将成为制造业重要新型资产要素
· 王瑞祥:坚定不移推动机械工业高质量发展
· 土地管理法将修改 土地财政恐终结
· 央行不搞“大水漫灌”的政策基调未变
· 首届进博会为世界经济注入强劲动力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