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上市公司 >> 华平股份原始股东借利好大额套现
华平股份原始股东借利好大额套现
http://www.cubn.com.cn/ 上市公司  2013年3月4日

■CUBN记者 宋博 北京报道
  就在本报质疑华平股份原始股东涉嫌借高转增及BOT项目利好套现之际,华平股份原始股东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验证了本报的质疑。
  2月28日,深交所交易数据显示,华平股份监事会主席兼原始股东周小川于2月20日、22日、25日,分别减持7.7905万股、5.68万股、30.717万股,共计套现1607.88万元;执行总裁方永新则于2月21日,减持1.7万股,套现金额62.44万元。
  北京一投行分析人士坦言,按理说,现在不是时候,华平股份作为天网安防领域的黑马,各类合同频频中标,目前在手订单就有3个多亿,几乎超前两年订单的总和,“如果今后两年的业绩有可能会大幅增长,且高含权(十股转增十二股)待分配,你还会去减持吗?”
  事实上,自去年11月华平股份转战平安城市的安防BOT项目至今,华平股份可以堪称两市“利好王”,各类利好公告频发。据公开资料显示,华平股份先后发布了1.4亿元中标贵州铜仁BOT项目、2012年业绩预增公告与十股转增十二股派一元的分配预案以及1.8亿元中标兴仁、普安、晴隆三县安防BOT项目。
  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利好消息,更是得到券商分析人士助威喝彩,几乎上述每一个公告的发布均会引来两到三家券商研报的推荐。其股价表现更是一路高歌,从去年11月份的18.95元起步,一路拉升至38.18元新高。
  国泰君安2月25日发布的最新研报称,“华平股份大客户战略取得成效平安城市订单持续可期。”
  在国泰君安看来,大客户是主要增长动力。公司业绩开始呈高速增长态势,主要系来自某部队的收入增长。公司此前积累的大客户订单已开始兑现到业绩。“目前公司在手订单充裕,保障了未来两年的高速成长。”
  同时,平安城市订单上,国泰君安的研报亦是十分肯定,称平安城市订单持续可期。继2012年11月中标贵州铜仁的1.4亿元订单后,公司又于2月6日、7日相继中标黔西南州的兴仁、晴隆、普安三县的平安城市项目,合计金额达到1.87亿元。
  “说明公司的铜仁订单并非偶然,而是公司在视频会议业务上的技术和经验积累正在逐步发挥。公司目前仍在与多个省市洽谈,平安城市订单有望持续获得,成为公司重要的增长动力。”国泰君安研报认为。
  有意思的是,国泰君安这份最新的“助威”研报,并没有打动华平股份的原始股东,而是在高企的股价面前选择了“开溜”。交易数据显示,2月25日,华平股份监事会主席周小川以36.37元的高价,再一次地减持30.717万股,套现1117.18万元。
  “连近在眼前的高转增都不要了,显然他们的减持是对当前股价的某种程度上的认可。”上述投行人士说。
  短短的五个交易日,两位公司重要的高管(监会事主席、执行总裁)套现近1670.32万元。或许,上述两位的减持套现行为进一步地验证了本报对华平股份BOT项目风险难判的观点。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高管们在股价高位时的凶猛减持,势必为其他原始大股东留下了一个好榜样。在此番高转增之后,将迎来华平股份流通时代的到来,届时一波凶狠的套现潮似乎不可避免。
  今年4月28日,将迎来华平股份全流通的时代——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刘焱、刘晓丹、刘晓露、熊模昌及王昭阳承诺的三年限售期已满面。据刘焱、刘晓露、熊模昌及王昭阳的追加承诺,自其离职后半年内,不转让其持有的发行人股份;在其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超过其持有的发行人股份总数的25%。
  另刘晓丹还承诺,在其丈夫王强先生担任发行人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持有的发行人股份总数的25%,在其丈夫离职后六个月内,不转让其持有的发行人股份。
  这意味着,华平原始股东除兼高管今年有25%的限制外,其他的则可以全额减持套现。另外,去年华平股份发布了刘晓丹与王强已离婚公告。鉴于刘王二人目前不存在夫妻关系,那么,意味着上市时,刘追加的限售承诺则成了一纸空文。
  “公司大股东的解禁日是5个月之后,现在的公告高转增显然对5个月后的解禁不起任何作用。更何况,公司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公司大股东目前还未有减持意愿。”华平股份副总兼董秘奚峰伟在给本报记者回复的邮件中解释称,从奚的回复不难理解,现在是没有减持的意愿,但5个月之后,也就是本次高转增股份到帐之后,他并没有表明不减持的意愿。
  同时,奚还强调,“对于高转增问题,主要是为回报中小股东,与大股东没有任何关联。”显然,这只是借口,最终谁是两大手笔高转增的最大收益者,早已一目了然——原始股东可套现的股份数量由原来的1股变成了5.5股,同时,原始股东到手的现金分红金额已高达3300万元。
  针对这种慷慨的高转股行为,资深经济学华生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原始股东的持股成本仅仅是非原始股东的很小一部分,但现在原始股东享受的是同股同权。很明显华平股份原始股东的每股成本还不到二级市场投资者每股成本的百分之一。其原始股东绝大分部为华平股份现任高管。
  “如果要杜绝‘三高’的创业板公司冒高送转之名向原始股东利益输送,就应该禁止创业板“三高”公司在3~5年内以公积金转增股本。”华生如是说。
  然而,BOT项目和高转增的所谓利好刺激下,华平股份的股价已经翻番,难怪高管们会选择落袋为安的上策。
  (本报记者孙先锋对本文亦有贡献。)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P2P遭遇“至暗时刻”
· 袁钢明:中国房地产不会崩溃
· 增长超预期7月广义乘用车同比增5.5%
· 2700点大关岌岌可危 下半年股市难演绝地反击
· 四措施攻克污染防治硬骨头
· 机械工业:稳中向好 压力犹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