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 中国式“影子银行”风险犹存
中国式“影子银行”风险犹存
http://www.cubn.com.cn/ 银行  2014年3月31日

■CUBN记者 毕淑娟 北京报道
  近年来,中国的影子银行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其风险也引起中国监管层的关注。
  然而,关于什么是中国式影子银行,一直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有一个相对明确的定论;而对于中国式影子银行的风险问题,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观点几乎是两极分化。
  为此,《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采访了学术界和金融界的有关专家、学者,试图厘清中国式“影子银行”的概念、范畴及其潜在的风险究竟有多大。
  
  何为中国式“影子银行”
  
  有文献记载,最早使用“影子银行”体系概念的是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执行董事McCulley,他将影子银行定义为“有银行之实却无银行之名的种类繁杂的各类银行之外的机构”。
  作为一个舶来的金融名词,自从“影子银行”在国内学术界和金融界被提出后,大家对于“影子银行”的定义就没有统一过。有的强调游离于监管之外的机构叫影子银行,有的则认为银行表外的业务叫影子银行,有的则强调类似美国的货币市场基金叫影子银行。
  今年新年伊始,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加强影子银行业务若干问题的通知》(简称“107号文”)引起了各界不小的轰动。107号文中将中国的影子银行主要分为了三类:一是不持有金融牌照,完全无监管的信用中介机构,包括新型网络金融公司、第三方理财机构等;二是不持有金融牌照,存在监管不足的信用中介机构,包括融资性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三是机构持有金融牌照,但存在监管不足或规避监管的业务,包括货币市场基金、资产证券化、部分理财业务等。
  不过,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经济学家孙飞认为:“影子银行是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的游资、热资、黑钱、非法资金等,像信托公司、银行理财都在监管的范畴之列,不应该叫影子银行。”
  但慢牛投资公司董事长张化桥却表示:“银行(理财产品)自己就是最大的影子银行,目前对于影子银行的分类并不重要,我只注重实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建军认为:“影子银行在美国主要指货币市场基金,类似于中国的余额宝,就是老百姓用自己的积蓄购买货币市场基金,赚取一定的利差;而货币市场基金将老百姓的小规模闲散资金吸收过来后去做其他的融资,去购买长期的债权或证券产品。”
  此前,国内经济学界也对影子银行的定义进行过讨论,瑞穗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界定,影子银行主要包括非正式金融部门(典当行、小额贷款公司、民间借贷等)、私募股权(PE)和财富管理产品(WMP)。而在中国特定的金融体系下,我认为将银行贷款、IPO融资之外的几乎全部融资,都归入影子银行系统是恰当的。
事实上,尽管107号文对影子银行进行了分类,但业内不少人士仍认为其对于影子银行的定义并未厘清,因为这样的分类大致是按照“完全无监管”和“监管不足”来划分的,划分的实际意义并不大。而将缺乏监管的金融机构和金融业务也划入影子银行后,什么机构和业务才叫缺乏监管并没有明确的说法,所以107号文实际上并未真正给出影子银行的定义。
  
  中国式“影子银行”风险有多大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表示,近年来,中国的影子银行作为银行体系的补充,在满足实体经济金融需求的同时,也因部分机构、业务、产品缺乏透明度和必要的监管而存在潜在的风险。
  中国银行相关人士认为,影子银行风险主要表现在:期限错配风险、高杠杆率风险、金融脆弱性风险、放大系统性风险。中国随着影子银行的业务范围扩大,风险在部分领域已开始显现。
  那么,中国的影子银行的风险究竟有多大?
  “影子银行是‘办好事’的‘坏小孩’。”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影子银行“办好事”这一点,在107号文中亦有所提及,“影子银行的产生是金融发展、金融创新的必然结果,作为传统银行体系的有益补充,在服务实体经济、丰富居民投资渠道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而“坏小孩”则体现在,总体来讲影子银行存在不透明,甚至在现有的监管体制下绕道监管,存在风险隐患。
  3月22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古斯比表示,目前中国经济最大的隐忧是影子银行。“影子银行体系会不会出现市场未知的巨大资金损失,这些损失被持有但我们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在哪儿。到处是资金损失,并且被衍生品严重杠杆和放大了。西方发生金融危机会出现这种情况。”
  对此,工行原行长杨凯生认为:“我们要高度重视影子银行有可能存在的问题,因为它和我们传统的银行资产负债表内的业务确实有区别,有时候我们对它的不规律认识得还不足。”但另一方面,也没有必要把所谓影子银行的金融风险看得那么悬乎,中国的影子银行量大概占中国GDP的比例是10%左右,而美国的影子银行量占美国GDP的比重是150%。
  杨凯生表示,与国际上一些国家相比,中国影子银行的量、范围并不大;更重要的是,中国影子银行杠杆比例是比较低的,信用创造能力是比较弱的。
  尽管如此,“对于影子银行等金融风险,我们也正在加强监管,已经排出时间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此前的全国两会上表示,要确保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刘鹤讲话直击国企改革痛点
· “大咖”论剑机器人终将走进千家万户
· 南京打造全球“智能制造”领域新名片
· 张松:人工智能与工匠精神结合是未来理想的发展模式
· 达索系统智能制造创新技术论坛在南京举行
· 赋能升级 智造未来——2018世界智能制造大会纪实
· 网络协同制造与数字化工厂发展高峰论坛在南京召开
· 王瑞祥:全球汽车产业格局正在重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