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装备制造 >> 云里雾里看“巴铁”
云里雾里看“巴铁”
http://www.cubn.com.cn/ 装备制造  2016年8月16日

■中国联合商报 记者 董克伟 实习记者 粱梦雅 北京报道
  8月2日,号称我国自行设计研制、全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空中巴士”——巴铁1号试验车,在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开始启动综合试验。然而,这一项目很快受到了来自新华社、北京青年报等多家媒体的强烈质疑。风口浪尖的巴铁1号在首试之后很快被悄然冷藏。众说纷纭之下,轰轰烈烈的巴铁1号貌似有胎死腹中的危机。从解决交通拥堵的“黑科技”,到被质疑虚列投资的“骗局”,“巴铁”的面目已变得十分模糊。
  
  巴铁横空出世的背后
  
  巴铁是什么?巴铁是一种新型的大运量公共交通工具, 设计适用于城市主干道路面的上空,依靠电力驱动,采用大运量宽体高架电车设计,隆起的架构设计上层载客,下层镂空部分可以正常行驶高度2米以下的车辆。
  由巴铁科技公司推出的“空中巴士”,被认为有可能缓解中国大城市的交通拥堵问题。根据2015年一家荷兰调查机构TomTom的一项调查,全世界前50个最拥堵的城市中,有1/3在中国。而宣传资料称,一辆巴铁可以容纳1200至1400名乘客,是普通公交车的几十倍,预计减少主要交通干道35%以上的交通拥堵;并且由于采用电力驱动,每年可以减少864吨耗油,减少2684吨碳排放;这项设计所需的技术基本已经成熟,有不少技术早已运用于高铁和地铁,但巴铁的造价是地铁的20%左右。
  据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介绍,巴铁1号试验车,车长22米,宽7.8米,高4.8米,额定载客数为300人。车厢内有55个座位,乘客区设有20根竖立扶手,满足高峰时段不同身高站立乘客的需求。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空中巴士”这个听起来就颇为“黑科技”的项目,2010年时曾引发过轰动,当只有小学文化的发明人宋有洲拿出颇为精致的3D示意动画在媒体上侃侃而谈时,很多网友都为这一中国原创科技发明激动不已,这一“概念”甚至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当年的全球50大最佳发明。但在彼时,宋有洲的推广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只是没有多少人想到,这一项目消失6年后,以“巴铁”的名字再次出现了。这一次,“巴铁”已然是一家正规公司,拥有官方网站,有着更加精美的概念视频,已经有了车间并已经开始生产试验车,甚至已经公开上路试验了。
  “空中巴士”到底是何物呢?借用《财富》杂志的一句话就是:“空中巴士”可能是个“杰出的”构想,也可能就是个“疯狂的”想法。
  
  一个令人生疑的互联网理财公司
  
  今年5月10日左右,国内几家纸媒、以及一些门户网站,同时刊载了一篇内容相同的、宣传巴铁公司和华赢公司进行“战略合作”的软文广告。
  这是华赢公司就“巴铁”项目,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这份宣传材料提到,“作为近两年来在PPP领域靠模式创新迅速发展起来的华赢集团……成为推动巴铁浮出水面的最大推手。”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巴铁”项目的实际运营公司——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本为1亿元,股东分别为朱红斌、白丹青这两位自然人。而该企业所称的“战略性合作方”——华赢集团有限公司,实际为同一人所投资。调查还发现,目前正在以巴铁基金的名义对外募集资金,起投点为100万元,对外号称预期年化收益12%的“北京巴铁项目基金”的承销方公司监事,实为前述“幕后老板”的兄弟。 
  由此,“巴铁”的项目公司、“战略性合作方”公司,以及承销“巴铁项目基金”的基金公司,均被证明系白氏兄弟的关联企业,这样互相牵连的关系,不禁让人对巴铁项目存在“自融”和“自担保”的质疑,同时,华赢凯来的巴铁理财项目也被指是一个融资陷阱。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日前根据工商登记地址,来到位于北京朝阳门附近的同一幢办公楼。在D座三层的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位于B座17层的华赢集团有限公司都遇到了闭门羹。工作人员仅隔着门缝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并且没有任何理由。
  记者在一份宣传单上看到,在今年华赢旗下公司推出“巴铁项目基金”时,该公司曾宣称巴铁项目运营后,每辆车可获得政府补贴资金余额2400万元;该项目拥有科学快速的盈利回本模式,不仅可以售出站台,还以出租电动出租车等等。 
  根据该公司提交于今年4月1日的2015年度财报显示,分别认缴公司资本金1000万元和9000元万的朱、白二人,在财报提交时,实缴资本金均显示为零。
  不过,长年从事相关业务的北京恒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姜再学告诉《中国联合商报》记者,按照国内现行法律法规,公司资本金已实行认缴制,因此,即便巴铁公司目前的资本金实缴额为零,亦不能在法律上作出对该公司的负面推定。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在一般商务合作中,当遇到实缴额为零的公司,合作方往往会多一个心眼。尤其是像巴铁这样具有创新性和不确定性,且重资产的项目,正常情况下,合作方不会轻易选择资本金实缴额为零的企业。
  
  梦想到现实的路有多长

  “巴铁”的设计初衷是减少城市拥堵,也一度被称为“治堵神器”,但是巴铁的出发点是“为小汽车让路”,而非抑制轿车出行需求,这似乎与缓解交通堵塞的目的有不小的距离。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了解到,巴铁的总设计师宋有洲,黑龙江人,小学文化,曾干过木工、瓦工,学过机械,也当过厨师。他自称于1999年开始搞发明创新,第一个发明是“礼宾花”,试图用来代替火药做成的爆竹烟花。宋有洲表示,自己从事发明创新以来,10年拿到了120个专利。
  面对社会各界对于巴铁项目的种种质疑,宋有洲有自己的回应。
  对于如何过桥的问题,宋有洲说:“我们的车是根据当地桥的高度和路的宽度来设计高度和宽度的。北京的桥是矮,限高只有4米,但我们在北京的车辆设计的上盖是能升降的,人上来以后全都是座位,所有人上去之后就坐下来,等到要上下客的时候我把盖升起来。即便人都坐下的时候,高度也有1米7左右,不会有压抑感。广东的桥限高没有低于5米的,国外也是5米,国家平均标准都是4.5米。所以在其他城市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对于是否超重的问题,宋有洲说:“网友说我的车超重,说重达100吨如何如何。我们是4辆车并在一起,每辆车自重才15吨,加上300人的载荷一共是36吨。拉沙石的车都是在90吨左右,而且他们的重量在一辆车上,我们的重量是在4辆车上,是在一个60米长、8米宽的压强面上。”
  对于如何转弯的问题,宋有洲说:“转弯不存在问题,因为我们车厢是软连接,就和三节公交车是一样的。转弯半径的大小取决于轴距,取决于前面轮子和后面轮子有多远,不是取决于宽度。”
  关于空间问题,宋有洲说:“能上巴铁的道路必须具备双向六车道的条件,不是所有路都能上巴铁。巴铁能够保持下面两条车道原有的空间,下面两辆小轿车并排行驶原先多宽现在就有多宽。巴铁一条腿才40公分左右,基本上是不占道的,它占据的80公分是路边的部分。”
  关于上车转弯、下车想直行如何解决的问题,宋有洲说:“巴铁下装有红绿灯,和十字路口的红绿灯联动,前面路口的信号灯是红灯,巴铁上的灯就是红灯,是联动的,这对智能交通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遇到小车和大车行驶路线不一致的情况下,会提前把下面的小车截住,就相当于把路口的线向后画了一画。”
  有评论认为,客观来看,宋有洲的很多想法尽管未必成熟和尽善尽美,但也确有其可行可取之处。与其一味嘲讽、质疑甚至打压,又何妨多一份宽容和理解呢!这也是文明社会应有的一种姿态和氛围吧!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最新了解到的信息是,在中国已引起激烈争议的“巴铁”项目,却在南亚颇受欢迎,据《印度时报》网站8月7日报道,在中国秦皇岛市试运行的世界首辆“空中巴士”引起了印度总理莫迪的关注,他希望交通部长探索这一工具是否可以缓解印度的城市拥堵。而据《今日巴基斯坦》网站同日报道,巴基斯坦总理纳瓦兹•谢里夫也对“空中巴士”表现出兴趣。
  “空中巴士”能否最终从梦想驶向现实,不妨拭目以待。
  
■链接
  “空中巴士”现实应用难题待解
  交通设施不匹配 巴铁这么高,遇到立交桥怎么办?这不是把立交桥挑高就能解决的,因为公路上下桥的坡度是有一定要求的,那么是不是整条公路都要重建?
  挑战交通规则 大车肚子底下跑小车看上去很美,但到了交叉路口,大车与小车的行驶方向不一致怎么办?小车在大车肚子底下是没有办法改变行驶方向的,甚至连变换车道都成为了一件相当危险的事。
  重量巨大 巴铁载客运营时总重量超100吨,相当于重载火车,如果考虑到双向车可能在桥上重叠的情况,那么几乎世界上所有的立交桥都无法承受它的重量。
  转弯问题 巴铁身长22米左右,公路不可能像铁路那样有大弧线式的转弯,巴铁体量这么大,小半径转弯就成了问题。实际上,大型车在转弯的时候,前轮与后轮所划过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半弧。对于完全自由的橡胶轮车这当然不是问题,但是对于要求每个轮子都不能出轨的巴铁这就成了问题。
  安全问题 巴铁上面人员密集、距离地面2米多高,一旦出了事情,比如火灾、交通事故,乘客逃生就非常困难。如果把整个车厢放下,下方有其他车辆,后果不堪设想。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吴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这种项目涉及公共利益,涉及的风险谁也说不清楚,必须要有专业的第三方机构来进行评估。
  
  外媒:中国“治堵神器”吸引美国眼球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在全球各大城市的通勤者都哀叹于交通堵塞问题的同时,各种可供选择的交通方式反而加重了道路拥堵状况。以此为背景,日前中国正式推出的城市交通“治堵神器”——TEB-1(巴铁1号),给广受城市交通折磨的人们带来了一线希望。
  这辆巨大的“空中巴士”又称“巴铁”,横跨两条街道。虽然目前“巴铁”仍停留在概念车的阶段,距离量产推广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但是它却被寄希望于在将来用以缓解中国及全球其他大城市的交通堵塞问题。
  “巴铁”的概念首次披露于2010年,而其试验车也于今年五月首次亮相。日前,负责该项目的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河北秦皇岛启动了“巴铁”1号试验车的综合路面实验, 并且打开车门,迎接了第一批未来潜在的乘客。
  行驶于预设轨道上这一点,让“巴铁”听起来仿佛与普通的火车及电车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但其关键差异在于,“巴铁”将完美利用城市道路中的二次空间,行驶在现有道路的上方,进而可免去修建公路或地铁等基础设施。因此,与传统地铁相比,“巴铁”的预算仅为其十分之一。
  此外,“巴铁”的预计时速可达每小时60公里。作为新能源的公共交通工具,“巴铁”还将采用市政电力进行驱动,可以进一步减少空气污染。
  因此,无论是从速度、整体预算还是从环保角度出发,“巴铁”都将比地铁工程更有可行性。
  报道称,“巴铁”的下层挖空部分,可以正常行驶高度2米以下的车辆。而“巴铁”的构想能否适用于美国国情,则在目前尚无定论。就试验车的数据来看,虽然中型轿车仍可被轻松“跨过”,但大型SUV以及卡车可能仍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此外,“巴铁”在高速上进行少量转弯虽然有着一定的实践性。但对于每个城市都很常见的十字路口或狭窄街道而言,“巴铁”则有着不小的操作难度。例如在华盛顿的环形交叉路口上,“巴铁”便很难扭动其庞大的身躯了。
  布鲁金斯学会的成员Adie Tomer认为,将“巴铁”导入到美国将存有一定的难度。一方面,对于不习惯转变审美的美国人而言,“巴铁”的奇特外观可能会遭冷落。另一方面,铺设几公里轨道及购买“巴铁”意味着大笔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在这一点上,与中国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相比,美国是无法轻易做到的。
  虽然如此,也并不意味着将“巴铁”引入美国的构想会完全出局。Adie Tomer补充道:“无法否认的是,巴铁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新鲜事物。它的潜力不可估量。”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 首届进博会为世界经济注入强劲动力
· 涉嫌变相传销“好当家”遭遇信誉危机
· 冀中能源峰峰集团辛安矿三任矿领导涉嫌瞒报同一起事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