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商报 | 新闻中心 | 观察 | 商业聚焦 | 商业天地 | 商业纵横 | 行业动态 | 留言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图片新闻 >> 黄鸣和他的“中国太阳谷”
黄鸣和他的“中国太阳谷”
http://www.cubn.com.cn/ 图片新闻  2011年6月13日

新闻图片1
■CUBN记者 毕淑娟 北京报道
  朋友,你可曾知道,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大厦既不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也不在德国弗莱堡,而是在中国德州。
  在中国德州,拥有“世界最大太阳能办公大楼、最大太阳能主题公园、最大太阳能博物馆”等多顶全球太阳能桂冠的“中国太阳谷”就座落在这里。
  这座历时8年、耗资十几亿元人民币打造的“中国太阳谷”,成为全球低碳人士争相朝圣的“麦加”。
  “中国太阳谷”的缔造者、国际太阳能学会副主席、中国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鸣坦言,要把“中国太阳谷”打造成世界太阳能的“硅谷”。
  有人说黄鸣是太阳能教父,也有人说黄鸣是空想家,还有人说黄鸣是太阳能疯子。那么真实的黄鸣是什么样子呢?让我们走近黄鸣,走进“中国太阳谷”。
  
  “太阳谷”印象
  
  一条河流横穿而过,像许多小城市一样,它划分了城市的新旧两个区域。10年前以太阳能起家的皇明公司董事长黄鸣,在德州新区建起了一座“太阳谷”。
  “现在的太阳谷有些超出自己的理想,我心中的太阳谷是一个新城,一个未来城市建设、规划、发展的模板,希望它能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一种有价值的探索。”黄鸣如是说。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第一眼看到迎面而来的“理想门”与两个大半圆构成的“日月坛•微排大厦”时,记者还是相当地震撼。在阳光照射下,外面装满银色太阳能集热板的建筑闪闪发光,似乎有点儿走进科幻电影的感觉。
  仍在规划建设中的“太阳谷”园区包括皇明公司的工厂、展示厅、博物馆、五星酒店和湿地公园。在“太阳谷”几公里外,是皇明开发的未来绿色城市模板——蔚来城。
  蔚来城由诺贝尔奖获得者科尼斯•布劳克亲自参与打造。与世界豪宅迥异的是,它不仅是生态的,而且还是智能的。蔚来城聚集了世界最先进的几十项节能技术,像中水处理、太阳能发电、太阳能遮阳、太阳能沼气、太阳能热水、太阳能空调等等。除此之外,蔚来城的智能化程度也非常高。譬如,蔚来城的热水系统是全天候即开即热,厨房、卫生间全部安装了太阳能视频系统,中心客厅的能源中央处理器与远程控制中心连在一起,在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家里发了多少度电、节省了多少能源、减少了多少排放、还有多少热水等等。
  10年前,黄鸣曾找到国内的房地产大鳄,问他们:“为什么不能用太阳能设备做一些样板?”然而没有人与他合作,或合作条件苛刻。于是10年后,德州有了“太阳谷”、有了蔚来城。
  谈到开发蔚来城的初衷,黄鸣显得特别真诚、快乐:“我当时考虑了很多东西,后来意识到房子跟人关系最密切,什么东西都不如住房能改变一个人的生活质量。像汽车行业,我一直说中国的汽车业可了不得,把首都变成了首堵,把全国变成了全堵。我想我们能不能把首都变成太阳能之都,把全国变成太阳能之国?我们利用和汽车同样的方法,让高端人群先“开”起来,然后其余的人开始跟。当高端人士都用上绿色节能环保生态的产品,住上绿色节能环保的房子,大家都来仰慕、都来追寻绿色的生活方式,这个产业就起来了,我们要创造这种潮流,要引领这种绿色生活。”

  激情与梦想
  
  黄鸣身上有种开朗向上的魅力,从头至尾谈论着心仪的事业,执着而富有激情和梦想。他坦言,在人生的旅程中,父亲是自己最好的榜样。
  父亲黄宏根原在山东聊城农业局工作,1965年骑车去100里以外的地方出差,归来途中因遭遇暴雨而得了末梢神经炎,从此卧床不起。
  父亲倒下了,年幼的黄鸣被父亲逼着干各种活儿:“倒腾鸡窝,倒腾柴火垛,倒腾床……”总之,黄鸣一刻也不能闲着。瘫痪在床的父亲急于想让年幼的儿子尽快自立,当自己的手和腿,为这个苦难的家撑起一片天。虽然心疼儿子,但也只能狠下心来磨练他。
  时光飞逝,转眼间黄鸣到了上高中的年龄。那个时候他在工地上打工,暑假30天的假期,父亲一定要他在工地上干满29天。可是,黄鸣干到第28天的时候,累得实在受不了了:“浑身上下晒得全脱皮了,还要往三层楼上抛砖,手上一道一道的血口子,没有一块好肉。”他请求父亲让他休息一天,可父亲板着脸没有同意。当时黄鸣不明白父亲的这份良苦用心,只当作父亲太狠心,而对父亲产生了极大的怨恨。万般无奈之下,他只有忍着伤痛将最后一天的工作完成。
  苦难是人生最好的老师。1979年,黄鸣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华东石油学院机械设计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德州石油钻探技术研究所工作,此后,经过10年的不懈努力,黄鸣成为德州新源高科技公司的总经理。这时,他终于领悟到父亲当初对自己苛刻的真正用意。“儿时对家庭、对家务的那种态度会延续到长大以后的工作生活中,曾经的苦难生活让我的工作受益匪浅。”黄鸣深有感触地说。
  然而,大学时老师的一句话却始终让黄鸣难以忘怀:“我国的石油仅供开采50年了,以后可能就没有了。” “50年以后没有了油没有了煤,没有了电也没有了温暖,这个世界将变得多么恐怖、多么可怕、多么寒冷!我们的子孙后代怎么去生活?”为此,他上下求索,寻找有什么东西可以替代石油?
   1995年,对黄鸣而言是非同寻常的一年。在经过了3个不眠之夜后,他毅然辞去了待遇优厚的国企工作,下海创立了皇明公司,走上了追寻太阳能的漫漫长路。
  为了不让疾病缠身的父亲牵肠挂肚,黄鸣对父亲隐瞒了下海创业的实情,这一瞒就是3年。3年里,他像夸父追日一样,历尽千辛万苦,走遍千山万水,将太阳能播撒到千家万户。
  1998年,在太阳能领域拓出了一片天地、被媒体频频报道的黄鸣决定把自己创业的事情告诉父亲。听说儿子下海了,父亲坐不住了。多少年来,父亲很少出门,他对儿子的公司充满了好奇,要求儿子带着自己到公司去看看。
  到达公司后,黄鸣背着父亲整整转了一天,车间、仓库、店面看了个遍,公司上下的员工都被黄鸣的孝心感动了。父亲看着厂区,脸上洋溢出蜜糖般的笑容:“儿比爹强,我怎么能不高兴呢,公司虽然不大,但总归他是成功了。”
  一年后,瘫痪了30多年的父亲奇迹般地站了起来。全家人一片欢呼,抱在一起喜极而泣。父亲激动得老泪纵横,他的生命再次变得意义非凡。
  “30多年来,父亲从来没有中断过练习。每天他都扶着椅子撑起来往前一步一步地挪,就这样挪了30多年。其中心慌哮喘的折磨、生不如死的痛楚、承受不住时想一了百了的绝望,最后都让他以常人难以想像的坚韧给战胜了。”黄鸣动情地说,“是父亲对生命的渴望和坚持给了我力量,让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如今,黄鸣被国际能源界誉为“太阳王”,太阳给了他事业无尽的能量,但事实上他的人生中还有一个太阳,那就是他的父亲。
  
  太阳能“布道者”
  
  即使在今天,作为中国太阳能行业的开拓者,黄鸣仍然被一些人认为是“狂妄自大”。而黄鸣似乎已经习惯了“疯子”这个称呼。
  “现在看起来很自然的事情,回溯20年都是疯子做的事。”黄鸣对记者说这番话时,眼里透出的是坚定。
  1988年,黄鸣研制出第一台太阳能热水器。7年之后,黄鸣创立皇明公司,批量生产太阳能热水器。不过在当时,大部分中国人对太阳能几乎是“零认知”,公众的环保意识极其薄弱,市场拒绝接受太阳能热水器。
  而黄鸣用了一个笨办法:1996年底,他出版了一份太阳能科普内容的《太阳能科普报》,启动了“太阳能科普万里行”和“百城环保行”等活动。他从山东德州出发,带着自己编的《太阳能科普报》逐个城市“讲课”。
  这一声势浩大的市场推广目标是二、三线城市和城乡接合部:济南、无锡、福州、厦门……皇明的“路演”几乎覆盖了半个中国。更重要的是,随着这次推广,皇明在全国建立了1万多个营销网点。
  “那时候到处去喊‘为了子孙的蓝天白云,您可以不用皇明,但您应该用太阳能’。当时有人说我在作秀,也有人说挺感人的。”黄鸣回忆说。
  直至今日,皇明的太阳能科普车队依然在全国巡游。黄鸣本人也还在进行“布道”,不过“布道”内容已扩展成可再生能源、气候变化和低碳经济等,地点也由十几年前临时搭建的讲台变成国内外重要会议及论坛的会场。
  2006年和2008年,黄鸣两度在联合国有关环保会议上发表演说,成为中国第一个在联合国会场“作秀”的民营企业家;他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并参与推动《可再生能源法》的立法;2009年,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黄鸣与美国加州原州长施瓦辛格同台对话,探讨全球气候变暖问题。
  “讲到太阳能故事,在世界上我不能算是最狂热的,但我应该是最执着的。我的所有想法都不疯狂、都很理性,只不过别人不敢那么想罢了。”黄鸣如是说。
  “几年前,当黄总向我们提出要建设太阳谷,在德州举办世界太阳城大会的计划的时候,公司几乎没有一个人认为这会成为现实,当时员工们都认为黄总是在吹牛。”皇明太阳能行政总监王久伟对记者说。
  然而,2010年9月,随着两个国际性盛会——“首届中国太阳谷国际低碳科技博览会”(简称“太博会”)、第四届世界太阳城大会在山东德州的召开,这一切都变为现实。
  如今王久伟说起黄鸣和皇明也难掩自豪之情:“现在皇明太阳能是‘大疯子’带着一群‘小疯子’为了理想去奋斗。”
  
  到未来去生活
  
  走进“中国太阳谷”,一种全新的新能源生活让记者如沐春风。这幢由皇明太阳能独立设计、投资1亿多元建设的“日月坛•微排大厦”节能效率高达88%。而由皇明太阳能独立设计、投资十几亿元、正在建设的“中国太阳谷”则让来自美、英、日、德、澳、加、俄等50多个国家或地区的近3000名政要、专家惊叹不已。
  德国总理默克尔、美国前驻华大使雷德、“欧洲新能源之都”德国弗莱堡市市长萨洛蒙、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等国际政要纷纷关注或访问“中国太阳谷”,CNN、路透社、法国电视台、日本NHK、韩国KBS、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绿色和平组织等几十家国际媒体及组织先后走进“中国太阳谷”,关注中国创造的世界太阳能奇迹,“中国太阳谷”成为低碳人士争相朝圣的“麦加”。
  2009年,作为世界太阳能产业的领航者,黄鸣出任国际太阳能协会副主席,并负责国际太阳能行业标准的制定。他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知名人士,用流利的英语在各种国际论坛发表演讲。
  同年11月30日,瑞典首相赖因费尔特在中国出席中欧峰会期间,特别点名要求与黄鸣见面。“我想看一下黄鸣长什么样,怎么这么多媒体追捧他。”其实,赖因费尔特最想了解的是,建筑世界最大太阳能办公楼的背后,存在的是怎样一种“皇明模式”。
  而“皇明模式”对于世界的意义在于:在世界太阳能热利用工业还处在实验阶段时,皇明创造了一整套现代化的太阳能工业体系,为太阳能产业的规模化、可持续发展打下了基础,并创造出完全商业化运作的“三循环”模式,为扶持萎缩、再扶持再萎缩的世界太阳能光热推广指明了方向。
  皇明用10年时间实现了西方发达国家至少需要30年才能实现的太阳能产业发展进程。这家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热水器公司年推广热水器面积300多万平方米,相当于整个欧盟太阳能热水器面积的总和。
  2011年1月18日,黄鸣作为“微排地球战略”提出者荣获 “2010 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创新奖,成为中国新能源领域唯一获此奖项的企业家。大会对他的颁奖词是:他是足球场上的前锋,也是把太阳光辉带给地球上的最前锋;“夸父”追日18年,他把一个未来新城市样板示范给全人类,把一个“微排”新概念推向全世界。
  “从哥本哈根到坎昆,大家都在谈论气候变化怎么应对,但是我一直觉得说的人多、做的人少,所以要行动。然而,出路在哪里?这就要有一个样板,告诉大家怎么做、怎么走,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样板工作,太阳谷就是一个大样板间。”黄鸣满怀憧憬地说,“‘太阳谷’倡导的是到未来去生活,是实施‘微排地球’战略的第一艘‘未来方舟’。”
    
查看相关评论 〗   〖 关闭本页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7165551。本报官方微博:@中国联合商报;本报官方微信公众号:cubn010。
免责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署名记者文章为中国联合商报社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尽快与本报签约。其他来源所载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报)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报)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报)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报)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报)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报)联系,本网(报)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